後疫情時代來臨,我們的夜生活該何去何從?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我們在政府與國人的配合下,是世界上極少數疫情較為緩和且經濟衝擊較少的國家,只要戴口罩、勤洗手就能維持正常社交生活。但在國外,許多產業受到非常大的衝擊,尤其是「夜生活」產業,這讓許多人開始投入思考,後疫情時代開始,我們該如何擁有「安全」的夜生活?
分享:

新冠疫情下改變的夜生活

疫情之下眾多國家面臨封城、限制居民出入的情形,大家下班後的夜生活也漸漸消失。前些日子,眾人開始找尋線上替代方案,例如 Club Quarantine,以DJ D-Nice 的 Instagram 直播派對,和 Zoom 裡最熱門的酷兒社團為主。而 United We Stream 中也打算設立 Berlin 俱樂部,並向群眾募資,讓藝術家們能在 Twitch 上面直播表演。然而在一開始的熱潮過後,人們便開始疲倦於一直盯著螢幕了。

沒有夜晚娛樂的一年

在疫情期間,選擇去夜店、酒吧是非常危險的,其中人潮擁擠且沒有通風是兩大關鍵,難以維持社交距離,加上會飲食的情況下,無法完全要求人們都戴著口罩,因此在國外有非常多的夜店、酒吧都關門大吉,例如Rage、China Chalet 等。除了夜店、酒吧,許多的 LiveHouse 和音樂場地也遭受極大打擊,讓新興的音樂人遇到了更多的挑戰。而疫情除了影響了經濟,也導致了一種深層的集體悲傷,特別是提供給少數族群的酒吧,因為那些酒吧能讓他們感受到被理解與受保護的感受,一旦消失,也讓他們少了一個可以傾訴自己的空間。

找尋「安全」夜生活的可能

在疫情控制下來的國家,夜店、酒吧都快速地重新開門,為靜謐的世界展開一場藍圖,例如紐西蘭在 2020 年中,夜店、酒吧就全數重啟,10 月 Friendly Potential 也在 Catacombs 舉辦了兩天的活動,並且降低交流傳播,也會持續聯絡追蹤舞者們的動向。

在柏林,去年夏天疫情發生率短暫下跌,讓一些夜店、酒吧重新開門,並且設定了許多規範,包含不能跳舞,須在桌邊點餐,並且行走時必須戴上口罩等;而室內設計上會利用新的通風或抽風系統帶來更多換氣空間,空氣流通能讓眾人更加安全。

Photo credit:Production Club 官網

我們能找到解答嗎?

經歷了這場大流行病,眾人對於何謂「安全」的夜生活的樣子有許多猜想,例如 Production Club 提出的個人防護連身衣,或是去年 10 月 The Flaming Lips 在演出中所展現可以擁有社交距離的太空泡泡等。無論是何種未來,我們都應該互相幫助與關懷彼此,所以才是能預見未來發展的可能性。

Photo credit:The Flaming Lips Facebook

Photo credit:Pexels、Production Club 官網、The Flaming Lips Facebook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MAISON CELINE 系列加入了新的鞍具系列,包括最初由 HEDI SLIMANE 為他的狗ELVIS設計的狗狗配件。新系列根植於 CELINE 皮革製品的專業知識,從經典的 TRIOMPHE 帆布到黑色或棕褐色的精緻光滑小牛皮製成作品,無一不令人看的著迷。
「少即是多 Less is more」,是現代風格的最佳寫照,在看似用最少設計的簡約空間中,創造出最大值的生活意涵,才是詮釋現代風格居家的真諦。崇尚簡約、無過多裝飾風格的大雄設計,即以線條化的極簡主義淬煉出空間的溫度和深度、渲染出生活的舒適和自在,讓家有了居住者的真實表情,讓簡單空間不顯單調、恆久耐看。
跨越一甲子的經典不敗,Jaguar 推出了E-type 60 Edition 致敬 60 年代的搖擺精神,而 Aston Martin 則回歸速度殿堂 Formula 1,推出 Vantage F1 Edition 將賽道精神重現,展現品牌永遠不敗的基因型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