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康明以「虛無」給我們一個發現世界反面的機會

日本藝術家大西康明總是以日常生活中的簡單材料,創作各式各樣大型的藝術作品,將「虛無」這種有「某物進入」或「某物消失」的雙重含義融入其中,具象化這個世界的反面,讓觀眾們沉浸在空間中,反覆思索我們存在的意義。
分享:

大西康明多以純白色系與極簡主義為創作基底,但也曾在橫濱神奈川縣美術館嘗試過以彩色絲帶與透明釣魚線網格作為創作元素,創作的大型裝置藝術「tracing orbit」,藉由絲帶在整個展覽路線空間蔓延,有如追蹤觀眾的移動軌跡一般,記錄著每一刻的步伐與視角。

在北京山水美術館展出過的「縱向空白」,將樹枝倒吊,並以一條條膠水線將無數根「柳條」固定沿著重力下垂,閃爍著白色的結晶光澤,將「虛無」中作為「有」之中的正常向上生長的樹木,化為「無」之中的反向生長的柳樹,以「有」、「無」之際存在的事實,讓人反覆思考存在的意義。

而大西康明經典的作品莫過於「reverse of volume RG」和「時間の溝」了,「reverse of volume RG」以塑膠薄膜與黑色熱溶膠創作出一座座飄浮在空中的山丘,從空間外和空間內觀看的感受與得出的想法都會非常不同,有如走進洞穴一般,脫離了現實世界,重新將心靈寂靜下來,在離開這座山後,就像獲得了一個全新的自己一般,脫離了脆弱和不安。

「時間の溝」利用一條又一條的膠水線從天花板連接到地面,覆蓋上花瓶、碗盤、書本等日常生活用品,那一絲一絲的線條具象化了時間,時間具有流動性,在截斷下來的瞬間中,其實時間持續在前進著,膠水線讓物品有如堆積著厚重的灰塵,就像歷經許久的深刻記憶般,無法抹滅。

總是很多人在討論藝術家的作品到底想說什麼,包含大西康明所說的「虛無」,但其實更重要的是,每個觀眾在觀看作品的當下、之後,在靜靜感受、思索的過程與結果,就是最真實的訊息,重點不是作者說了什麼,而是觀者得到了什麼。

Photo credit:Yasuaki Onishi 官網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成長是我們一生中的課題,無論到了什麼年紀,我們總是會遇上許多無法解決與預期的事情,除了和長輩、周遭的好友們相互鼓勵與尋求解答外,其實文學也提供了一種選擇,也許我們沒辦法真的意識到未來會如何前進,但這些作品可以提供你一種靈感與力量,繼續前進。
在職場中,交換名片是互相認識的第一印象,讓名片上的名字可以輕鬆對上大家的長相,不過疫情之下,人人都戴著口罩,初次見面的人們可能就無法見到彼此的完全面貌,使得不好記憶,所以來自日本名古屋的「長屋印刷」推出了極具創意的「微笑名片」,展現被口罩遮住的燦爛笑容,成為解決疫情期間無法脫口罩的辨識趣味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