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嫁專欄】心靈的花嫁修業|感情就像食物,細緻品嘗才能辨識滋味

「花嫁修業」一詞始於日文,意指女性在結婚前,為了成為優雅、能幹的主婦,而學習婚姻所需的技能。古代的花嫁修業可能是茶道、花道等等,現代則更傾向於烹飪、整理、裁縫等更務實的課程。 現代離婚率節節高升,婚姻這麼艱難,那做好準備的「花嫁修業」確實有其必要。只不過我會說,身心靈視角的「修業」不限定男女,也不是學習家務,更不必先有伴侶。而是追溯回源頭,調整成吸引「幸福婚姻」的頻率,無論最後有沒有走上紅毯,都會是最好的結果。
分享:

有一位朋友和伴侶同居,從熱戀期到老夫老妻模式,不超過一年。他問我這樣是不是「正常」,還說同居原是為了讓感情更進一步,結果實際搬進同個住處,卻沒有延長甜蜜的時間,反而相處時間逐漸被生活瑣事填滿。當一切的事情都可以預測,感情也變得蒼白如水,唯一的變化就是今天自己煮還是吃外食,晚餐後各忙各的,偶爾喊對方洗個碗,倒個垃圾,日子就這樣一天天地過去。

我第一時間很難回答這是否「正常」,但我可以確定的是,這位朋友不快樂。他心底並不接受這樣的生活,才想尋求其他人的邏輯,好遮掩自己的不滿與不安。

然而,每個人的幸福都是量身訂做的,就像找一張適合自己的床墊,有些人在大賣場買張最便宜的也好睡,有些人非要最頂級的直立筒名床,如果感受力就是這麼細緻的人,無法將就,就沒有需要用「正常」來壓抑,我們先接納自己的需求,再進一步用適合的方式來解決這樣的需求。

那麼話又說回來,有什麼方法,可以把「將就」的厭膩,變成有滋味的細水長流呢?

心靈的花嫁修業|感情就像食物,細緻品嘗才能辨識滋味

雖然我過去的感情專欄,甚至在我的書裡都提過感情不能將就──但是「將就」兩個字和「厭倦」,其實有微妙的不同。

用食物比喻的話,將就是「明知道沒那麼好吃,還是湊合著皺眉繼續吃」,厭倦是「沒有不好吃,只是同樣的東西吃太多次很膩,想要尋求新鮮感」,這兩種感覺驚人地類似,卻有本質上的不同,也會有南轅北轍的處理方式。那要怎麼辨認,現在的我們是「將就」還是「厭倦」呢?第一步是培養「細緻品嘗」的能力。

回想一下吃飯的時候,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原本囫圇吞棗,覺得鹽酥雞很香很好吃,但真的要你好好嚼個二三十下,徹底用舌頭味蕾體驗口感,反而會被油膩和重鹹嚇到:我以前舌頭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會覺得這個東西好吃?原本可以嗑掉一整包炸物,邊配一瓶啤酒,現在吃兩口就想丟下竹籤,喝杯茶解膩。

又或者,曾經覺得沒有加料的白饅頭,根本難以下嚥。但是嘗試一口一口撕下來,咀嚼手工揉麵的嚼勁,口水有機會混合釋放出甜味,不知不覺就吃下一整顆,還覺得好香,師傅的手藝真好。

「關係」就像食物,要判斷自己是不好吃還硬吃的「將就」,還是因為囫圇吞棗而覺得沒滋味的「厭倦」,這時候「咀嚼」就變得非常重要。什麼是關係中的「咀嚼」?說穿了,就是「用心」的能力──不把關係中稀鬆平常的小事,當成索然無味的「不過如此」,而是把每一件小事,都當成值得投入精神的新鮮事,就像捨棄覺得白饅頭「索然無味」的念頭,用好奇心與新鮮感,用心與認真咀嚼,去貼近它原始的味道,釋放它本來的滋味。

這時候,一段關係到底耐不耐嚼,是不是你真的喜歡的味道,就會被「細緻品嘗」提煉出答案。

如果越是用心相處,越是把專注力放在對方身上,越是感覺對方跟你三觀不合、難以忍受,那或許他就不是真的適合你的人,以前只是因為囫圇吞棗,得過且過的混日子才撐得到今天;但如果認真聽對方說話,付出精力在感受對方的心情,也開始有能力回應他的需求,心裡的幸福感不減反增的話,那你們的關係本質上並沒有問題,只是被習慣磨損了,需要一起練習重新投入,才有辦法回溫。

在真正走入長久的關係前,如果懷疑這段關係到底是「將就」還是「厭倦」,這樣的細緻品嘗練習,都是很好的石蕊試紙。如果是將就,早點放彼此自由或許是個選擇;如果只是厭倦,那麼本身就因為這個練習而深化了感情,無論怎麼樣,都會是值得投入的一門花嫁修業。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鐵肺型創作歌手Vita張芮菲,自出道以來嘗試創作多種音樂風格,疫情期間雖然一度中斷餐廳駐唱工作,但始終從未放棄熱愛的歌唱事業,為延續更多的音樂夢想,與同樣來自多元族群的朋友,一年前組成Black Goodie黑古蒂樂團,以充滿靈魂與力量的音樂曲風,感動了一票死忠歌迷的支持!
婚禮主持人可以說是整場婚禮的關鍵人物,因為他得負責cue氣氛,還要控管每個時間上的環節,稍一出差錯,可是會耽誤了整場婚禮,而且主持人可是要見證新人的幸福里程碑,像是負責傳遞情感,說些甜蜜的話,可能自己平常表達不出來的,都可以透過婚禮主持人幫我們轉達,也溫暖來訪的賓客。
時裝產業中的風浪總是打得火熱,去年Raf Simons驚喜宣告落腳Prada、Clare Waight Keller閃電請辭Givenchy創意總監、Kim Jones又是就怕自己不夠忙的入主Fendi,這時,Chloé也正式宣布和合作四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Natacha Ramsay-Levi分道揚鑣,正式由Gabriela Hearst接棒。
DIOR 永遠都是優雅的代名詞,婚紗總是一席看得出頂級材質的面料,縱橫時裝圈數十載,早已成為上流名媛們尋覓婚紗的第一首選,今天《花嫁》邀請大家一起來看看,那些年,穿過 DIOR 婚紗的女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