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Q’her 植感」董事長 Jennifer:「對於自己所付出的事情能感到肯定,知道自己的價值、知道這個事情是自己的熱情投入所在,這就是美。」

「不管妳是哪一個年齡層,都有一顆少女心,妳的少女心也需要有人去關懷、去發掘與了解,而且妳自己也可以表現出妳的少女心。」這是 Q’her 植感發展核心,讓每位女性知道,無論妳身處在什麼年齡、什麼社會地位,妳都能做最美、最有自信的自己。
分享:

在台灣有非常多默默努力耕耘的彩妝品牌,「Q’her植感」就是其中一間努力推廣漢方植萃的彩妝品牌,他們怎麼選擇以植萃出發?想傳遞什麼信念給大眾呢?花嫁的職人系列採訪,很榮幸能邀請到「Q’her 植感」的董事長 Jennifer 擔任受訪來賓,一起聊聊創立 MIT 彩妝品牌的點滴心情與未來的目標。

花嫁:看過非常多報導,但似乎沒有特別提過您為什麼一開始想創立這個品牌?

 

「Q’her 植感」董事長 Jennifer

Jennifer:其實柏諦集團一直以來走的都是比較封閉式的市場,比較偏專業線,例如 spa、美容沙龍或是請專業的美容師來諮詢,針對的都是偏問題肌膚或功能性的產品。後來我們創立 Q’her,其實是想要更貼近消費者一點,所以用電商作為主軸,讓整個品牌比較年輕化一點。

花嫁:Q’her 植感產品以植物精萃或中藥漢方製成,想知道一開始怎麼有這個想法從這裡出發?

 Jennifer:柏諦集團今年邁向第 40 年個年頭,一開始就是以中草藥為主的產品起家,所以我們一直秉持原料和生產出來的產品是不會傷害人體,並認為人類也是大自然的產物,所以期許自己所生產的產品也要盡可能貼近大自然,才能對人體更友善,所以一直延續著這個精神,即便是做彩妝,在原料上還是希望以植萃的方式來製作。

「我們付出的事物是善的,我們也才能得到善的循環。」

其實植萃的產品相對的在成本上會比一般化學製成的產品來得高,原因在於天然植物每一次的產季與產量都不太穩定,並且化學產品是可以從 1 變成 100,植萃卻往往相反,但 Q’her 的集團總裁深信著「我們付出的事物是善的,我們才能得到善的循環」這樣的因果關係,所以不會為了利益加入一些傷害人體的成分,儘管成本很高,還是希望能推出好的東西給消費者。

「即便是平價的彩妝品,妳也可以有一個好的選擇。」

而 Q’her 在眾多品牌中也是非常平價的,Jennifer 也提及在這樣快時尚的潮流中,彩妝產品都是以薄利多銷的狀態,所以利潤不會非常高,但 Q’her 仍秉持希望消費者能喜歡並且用得安心,選擇平價的價格也是希望消費者能夠好入手,更加貼近消費者,「我們的想法是,即便是平價的彩妝品妳也可以有一個好的選擇。」

花嫁:在報導中有看到您對於進軍東南亞市場的想法,為什麼選擇東南亞作為首個海外市場呢?

Jennifer:其實柏諦集團在這十幾年間已經拓展到歐美、日本和中國,那東南亞對集團是從未觸碰的一個區域,而近年來東南亞的市場一直崛起,所以當初就決定從東南亞去拓展版圖。東南亞現在是一個近年來經濟快速成長的區域,像泰國其實是在時尚設計方面很強的國家,所以為了去那邊我們也花很多時間了解,後來因為一些因緣際會,加上發現這幾年越南的成長速度非常快,就到了越南設立公司,並籌建了一個團隊。

Jennifer 也和我們分享了越南當地的民情:

其實越南的女生愛美真的是不遺餘力,以前在國外讀書的時候有一些越南的同學,她們就說這是她們從小的生活教育,認為女人一定要乾淨、要漂亮,所以她們從小就被灌輸這個概念,認為愛美就是像呼吸一樣很自然的事情,包含她們對於韓國產品的熱情與潮流,我們也覺得我們的東西可能也能吸引到她們。

花嫁:而這兩年疫情之下,前進東南亞的計劃是否有什麼異動或困難?

Jennifer:疫情的影響確實是有,因為我們以前定期都會飛過去,但是現在就沒辦法,當地的人員也面臨社區隔離,所以很多計畫都被停擺或延長。不過現在越南疫情有比較穩定了,也可以正常工作、出門。所以我們現在定期視訊開會溝通,讓團隊可以繼續運作。

我們也請 Jennifer 和我們分享了在越南的營運狀況:

我們在越南的操作會和台灣比較不太一樣,會以會員制的方式,並結合電商的概念,而網紅行銷也是他們目前的市場趨勢,因此我們也有一些當地 KOL 的配合。

花嫁:提到電商,因為知道您以網路電商為重心,少數設櫃在小三美日,不知道未來有沒有計劃在其他量販通路上架?

Jennifer:這幾年,我們有設櫃在小三美日和日藥本舖,那接下來我們今年也會設櫃在寶雅,因為知道消費者希望能摸到實體的商品,可以試用、試聞了解產品,順便可以直接帶走,不用等待的心情,所以也開拓了一些實體的通路。其實在前年,我們有在北、中、南做百貨通路期間限定的櫃點,未來也會有不同的品牌嘗試,請大家多多期待。

花嫁:而在經營品牌的過程中,您覺得最困難的是什麼?

Jennifer:其實就是電商,因為我們沒辦法跟消費者面對面講話,讓消費者知道我們,所以最難的是我們要如何讓消費者看到我們的產品,要如何讓消費者知道我們產品的好。那其實電商是以視覺為導向,所以我們在包裝、呈現的過程中,希望讓消費者在瀏覽時能夠被吸引停留下來,讓他們想要了解我們的產品,因為我們集團的經驗是「我們不怕你用,我們是怕你不用」,因為有些東西是用了才知道好不好,尤其現在廣告的成本也提高,我們要如何讓現在的年輕人在瀏覽頁面的 3 到 8 秒鐘內讓他願意停下來,這是我們一直在優化調整的,也是對所有電商的挑戰。

花嫁:因為知道 Q’her 植感以「無時無刻參與每個女孩人生的關鍵時刻」作為標語,而《花嫁時尚生活誌》是以婚禮出發的媒體,想知道對於女孩關鍵時刻的婚禮,如果今天 LUXEWED 跟 Q’her 合作一個「我的完美新娘妝容」企劃,您會有什麼計劃或想合作的對象呢?

Jennifer:其實 Q’her 的彩妝品非常的豐富,所以在新娘的妝容上面可以呈現出不同的妝容跟感覺,而每一個人都有獨特的喜好並且想要的感覺都不同,所以我們對於合作對象其實都很開放,但我們很堅持的是公司目標──女力,我們想要呈現女生的能力價值,所以我希望她是一個很有自信,或是能夠自然地呈現自我價值肯定的人。

而在訪談中,Jennifer 也和我們提到與角落小夥伴的聯名:

選擇和「角落小夥伴」聯名的原因除了我們公司的同仁很喜歡外,還有「角落小夥伴」的受眾非常廣泛,而且我們也希望能做輕保養系列的產品,剛好和「角落小夥伴」這樣療癒、溫暖的氛圍非常搭,所以就碰撞出了這次的火花。當然也很感謝消費者的喜愛,所以我們在未來也計畫了許多聯名,像今年度的主題就是「飛天小女警」,那「飛天小女警」的定位是非常強烈色彩的,所以整個系列是以彩妝產品為主,預計會在今年第三季左右推出,請大家多多期待。

花嫁:提及了產品,我們也想知道品牌成立至今,無論是山茶花素顏霜、香氛噴霧等都是非常人氣的商品,那對您來說覺得最自豪的品項是?

Jennifer:其實我蠻自豪也蠻推薦的產品就是「素顏霜」,素顏霜和洗卸慕斯是我們的明星商品,而素顏霜讓我覺得很自豪的是一般在市面上的素顏霜,比較黏膩而且顏色比較死白,而我們的素顏霜是以漢方植萃製作的,所以它很透氣、保濕度也很好,也不會死白;使用上不挑膚色且會提亮膚色一個色階,看起來氣色就會比較好;而洗卸慕斯也是以植萃成份製作,所以你不會覺得繃澀,但是卸妝力也很好,親膚的質感所以會比較滋潤。

另外是香氛噴霧,其實一開始也是個意外的切入點,畢竟在電商其實聞不到味道,但我們在瓶中加入了的一些花瓣,視覺上就非常的夢幻,而香味上也不輸專櫃,所以非常受到大家的喜歡,是我們熱賣的商品;現在的年輕人則是喜歡我們的蜜粉,所以我們儘管換了不同的系列,蜜粉這個品項一直都存在,尤其它吸油不吸水,所以它會包覆油脂,也比較不容易脫妝。

花嫁:在化妝品產業中,無論開架還是專櫃都有非常多品牌可以選擇,請問您和其他品牌定位上最大的不同是?

Jennifer:首先是對於成份的要求,我們很堅持盡可能地使用天然的成分,並且不做動物性的實驗和產品,因為我們有很深厚的技術和堅持,所以對於消費者而言是比較好的選擇。而且在產品的內容和包裝設計上,其實都不輸給韓國的品牌,所以我們一直相信台灣其實也可以做出很好的產品,所以也想藉此機會和消費者們說,MIT 的產品是不輸歐美日韓的。

花嫁:作為一個從台灣本地出發的化妝品品牌,在樹立品牌的獨特風格上,您採取的策略是?

Jennifer:我們一開始就是以「少女心」為主要出發點,其實我們要強調的是「女生不管在哪個年齡,都擁有一顆少女心」,所以我們在定位上,就是要讓消費者知道「不管妳是哪一個年齡層,妳的少女心也需要有人去關懷、去發掘與了解,而且妳自己也可以表現出妳的少女心」,這是我們一開始在定位和產品的設計中的精髓。

花嫁:在各項產品中,如綻光星月系列的包裝盒上,能看到您對女性的支持標語,您如何定義女性的美?

Jennifer:我覺得女人在每個階段都會產生不一樣的美,所以在任何一個時刻女人都應該熱愛當下的自己,當然在媒體的渲染下有一些對美的偏見,所以很多人會覺得是不是要瘦、要高、要白皙才是美?在這些偏見中打轉和迷失的女性,我覺得她可能比較缺乏內心的自我肯定,所以我認為在定義美麗之前,應該要先學習發覺內在自我、定義出自己的自我價值,簡單來說就是信心。我認為女性做任何一件事情,不管是興趣也好、家庭也好、事業也好,若妳的熱情能一直存在,妳能感受到從容自在,這就是一個女性的魅力,所以早期有一句話叫「認真的女人最美麗」,我認為它更是說著「女性對於自己所付出的事情能感到肯定,並知道自己的價值、知道這個事情是自己的熱情投入所在」,我想這就是女性的美。

花嫁:在時尚彩妝產業的巨輪下,您認為台灣的彩妝品牌與國外相比,需要更努力下的功夫是什麼?

Jennifer:以我個人的淺見,第一個是創新的思維,再來是研究的眼光,與嘗試的毅力。其實台灣的技術跟資源都不比國外差,因為許多國外的品牌,很多產品都是台灣在地廠商代工的,但有時候我們會覺得台灣的廠商在原地踏步的原因我覺得有可能是傳承問題,當沒有人接班時,很多廠商就停擺了不會想再繼續創新。早期我曾遇過一個廠商,當時我們在找一個漂亮的瓶器,但是它可能會有漏出來的問題,所以我們希望廠商能夠做到完全密合,相信應該能夠技術改良,但是他卻要我去韓國找這樣的產品,我真的有點惋惜,因為我本質更希望能支持國內的廠商。

「不要害怕打樣打了幾次不成功,就覺得這件事情不可行。」

Jennifer 認為國外有許多廠商很有研究精神,可以不斷去嘗試,包含它們在市場的眼光及創新的思維,都非常勇敢且有毅力的。她分享了她曾看過的一個報導,韓國氣墊粉餅起初幾年一直研究失敗,而在某一天研發人員看到路邊停車收費員在蓋印章時產生了靈感,然後他們總共花了 8 年的時間研究而成,這 8 年的精神與成本,難怪能讓這個產品熱銷到全世界。她很惋惜同樣的事情不是發生在我們國人身上,所以一直持續努力投入與嘗試,並告訴所有的員工:「不要害怕打樣打了幾次不成功,就覺得這件事情不可行。」

花嫁:當今人們鍾情「高CP值」的產品及售後服務,面對這項趨勢,您的應對之策為何?

Jennifer:我覺得「高 CP 值」是自小確幸以來市場的說法,就是我可以用很少的錢去買到很好的東西,但我們必須承認有些東西是一分錢一分貨。不過「高 CP 值」是一個趨勢,我們只能做到我們所堅持的東西,並讓消費者滿意,尤其現在海外的品牌非常的多,我們更是要做好售後服務與客人的滿意度,希望整個購買的流程和售後服務都讓消費者覺得買這個產品有很高的價值。

「沒有偉大的設計師,只有偉大的消費者。」-Karl Lagerfeld

Jennifer 一直記得 Karl Lagerfeld 的一句話:「沒有偉大的設計師,只有偉大的消費者。」因為只有偉大的消費者,才能了解設計師的偉大,才會去支持他繼續創造出好的作品。Jennifer 認為整個文化跟媒體操作下,消費者會有不同的想法,例如小確幸或高 CP 值等,這個觀念是有點被誤導了,而且對於市場走向是不太健康的。我們應該期待有「更好丶更優質」的產品被生産出來,而不是「更便宜」的。

「若沒有真的選擇一個好的產品,其實傷害的也是自己。」

Jennifer 一直強調著希望消費者們關注的不只是價格,而是這個價格背後,這個產品是不是適合自己,使用產品後是不是往好的方向改變。曾經參加過一次展覽,發現有別的廠商一片面膜賣 10 塊錢,非常詫異如何做到,結果那個廠商跟她們分享他的面膜是用水泡一泡就做好了,Jennifer 覺得超級恐怖,有多少的學生因此皮膚就被傷害了,這某種程度上也是因為「貪便宜」所導致的。

在最後,我們也邀請 Jennifer 董事長跟我們分享 Q’her 植感下一步的最新動態:

Jennifer:為了更貼近消費者,所以目前我們在六月會增加寶雅這個實體通路,而為了讓海外顧客也能購買到我們的產品,所以我們也在跨境電商,例如阿里巴巴等平台上架,並且也在佈局一些海外的市場,讓海外的朋友們也能接觸到我們的產品,我們未來還是會繼續前進、繼續創新,希望能接觸到更多的人。

採訪後記/

在訪問 Jennifer 董事長時,除了感受到她對於 Q’her 植感的期待,也感受到她對於台灣、對於人們的期待,在帶給大家好的產品的同時,也持續為台灣的成長與能見度作出努力,期許能讓台灣的一切更加友善。

Q’her 的綻光星月系列中有一句寫到:「外表剛強,仍擁有月光般的溫柔」,我想寫的就是 Jennifer 董事長吧。

Photo credit:Q’her 植感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鐵肺型創作歌手Vita張芮菲,自出道以來嘗試創作多種音樂風格,疫情期間雖然一度中斷餐廳駐唱工作,但始終從未放棄熱愛的歌唱事業,為延續更多的音樂夢想,與同樣來自多元族群的朋友,一年前組成Black Goodie黑古蒂樂團,以充滿靈魂與力量的音樂曲風,感動了一票死忠歌迷的支持!
「花嫁修業」一詞始於日文,意指女性在結婚前,為了成為優雅、能幹的主婦,而學習婚姻所需的技能。古代的花嫁修業可能是茶道、花道等等,現代則更傾向於烹飪、整理、裁縫等更務實的課程。現代離婚率節節高升,婚姻這麼艱難,那做好準備的「花嫁修業」確實有其必要。只不過我會說,身心靈視角的「修業」不限定男女,也不是學習家務,更不必先有伴侶。而是追溯回源頭,調整成吸引「幸福婚姻」的頻率,無論最後有沒有走上紅毯,都會是最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