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談韓國女性的不平等

這一本由韓國江陵明倫高中國文男老師崔乘範所寫的書本,在韓國推出就造成了熱銷
分享:

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

這一本由韓國江陵明倫高中國文男老師崔乘範所寫的書本,在韓國推出就造成了熱銷,去年也在台灣推出了中文版,這位曾經跟同學打架、看色情片、走進運動場踢足球的十足男子漢,直到遇到了身為女性主義者的學姊後,開始反思自身生為男性是受到了什麼樣子的教育跟社會文化,才演變出現在這樣子的南韓社會男尊女卑的失衡狀態。

我們都知道,女性在南韓的性別當中是極度不平等的,甚至社會上瀰漫著仇女的狀態,就算2017從82年生的金智英開始,可以算是女性主義元年,接著又有了me2運動,但儘管這樣,我們也可以從藝人去按讚金智英宣傳ig讚之後,被群起網友潑墨,甚至是轟動一時的江南站仇女殺人案,時至今日,南韓的性別平等仍舊評分在115名左右,還低於印度跟尼泊爾。

韓國社會受儒家思想深刻影響,韓國人的社會身分是一組固定好的角色,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秩序,是「固定」而非「流動」的狀態。因此,男性女性該做什麼事,早已被規定。而且韓國階級文化濃厚,見面還得先確認前輩後輩等關係,男人看財產,女人看臉蛋、還生一輩子只能哭三次等這些根深蒂固的教育都是讓南韓性別觀念非常不平等的一些原因。

但男性呢?韓國男性從週一到週五的生活是早上7點多出門上班,直到晚上11點才有辦法回家,下班後要與同事「會食」,週末更是要參加公司的奉獻活動以及各式婚喪喜慶,在這樣的父權體系下,使男性在家裡的角色徒剩ATM的功能。

這是這些男性想要成為父權主義者嗎?恐怕也不是,而是韓國社會的結構如此,在這樣的結構下,男性也是受害者。

再到前些日子的N號房事件,雖然受害者都是年輕女性,讓人想到又是性別不平等,但有沒有想過,會去做出這樣子事情的男性,他們不僅其貌不揚、也沒有顯赫的學歷或家世,透過這樣強欺弱、弱小再去欺負更弱小的社會狀態,可能他們也是南韓這樣父權社會下的犧牲者。

唯有當讓我們更加去思考性別平權等概念之後,方能重新省思社會上的諸多現象,這是一本推薦給男生以及女性閱讀的書,當然,南韓的性別平等,還需要更多的努力,也是作者想寫下這本書的原因吧!

作者崔乘範YT截圖

Photo credit:博客來、翻攝崔乘範YOUTUBE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花嫁》的「LUXEWED│名人親子專題」系列,這回很開心邀請到知名主持人阿嬌,聽她暢談與母親之間的關係,以及發現自己一夜長大的瞬間。 「其實對於一個照顧者來說,看到父母老了這件事,是我覺得很心酸的。」阿嬌的語氣中略帶哽咽,接著整理好自己的心情緩緩地說:「也許這個緣分哪一天就不在了,所以你會好珍惜、好珍惜,也會好捨不得、好捨不得。」她的一番真情感言,也為這次專訪揭開暖心的序幕。
「花嫁修業」一詞始於日文,意指女性在結婚前,為了成為優雅、能幹的主婦,而學習婚姻所需的技能。古代的花嫁修業可能是茶道、花道等等,現代則更傾向於烹飪、整理、裁縫等更務實的課程。 現代離婚率節節高升,婚姻這麼艱難,那做好準備的「花嫁修業」確實有其必要。只不過我會說,身心靈視角的「修業」不限定男女,也不是學習家務,更不必先有伴侶。而是追溯回源頭,調整成吸引「幸福婚姻」的頻率,無論最後有沒有走上紅毯,都會是最好的結果。
「我在一場火災中失去了房子,卻在灰燼之中找到了自我。」聽見搖滾小天后麥莉希拉 Miley Cyrus 時,你會想到哪首歌曲呢?無論是〈The Climb〉、〈Wrecking Ball〉、〈Malibu〉還是〈Midnight Sky〉,她都反覆地說著:「在逆境下,我也絕不放棄!」
上一張
下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