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嫁專欄】海苔熊|解析電影《孤味》:真正的放下,是從過去你熟悉的角色裡重生

前幾天終於去看了前陣子大受好評的《孤味》,劇情內容環繞著一個和丈夫陳先生分居多年但是沒有離婚的林小姐(都已經到做阿嬤的年紀了),以及他們三個女兒之間的母女親情故事。陳先生年輕時風流倜儻,把家當都敗光光,他太太林小姐靠著賣蝦卷,從一個小攤子賣到一家店,從林小姐變成林阿嬤,好不容易把三個女兒撫養長大,總之是一段含辛茹苦又血淚交織的故事。
分享:

然而,在故事劇情當中,有一條主線是導演刻意刻劃描繪的:林阿嬤在自己的丈夫過世之後,依然牽掛著要「主持」先生的後事(儘管他們已經將近20年沒有聯絡了),目的是想要氣那個最後陪在先生病榻前面的「蔡小姐」——就算是陳先生死了,她也不想放手。

隨著劇情的推展,大家有各種不同的解讀。

  • 有人說蔡小姐是「地表最強小三」,擄獲了那幾個(她從未撫養)的女兒的心,甚至喪禮的錢一毛也沒有出,卻可以在最後的喪禮上面站上那個「亡者牽手」的位置。
  • 有人說林阿嬤最後的放手不但是放過了自己失去的先生、最後和他共伴那幾十年的蔡小姐,同時也是放過了自己。
  • 還有人說,這些年來,林阿嬤最過不去的並不是這個已經很久沒有聯絡的先生,而是因為過去做的錯誤決定使得他沒有辦法參加父親的喪禮⋯⋯。

不論是哪一種觀點,整部片的核心議題都是「放下」。

貫穿劇情的核心關鍵:放下

大女兒必須放下的是「對於感情的相信」。她說自己像是一架風箏,沒有辦法安定下來,複製了父親的模式丟下離婚協議書之後就把老公丟在一旁不管,也跟父親一樣四處和不同的男人(可能也有女人)發生關係,表面上她漂泊不定的個性似乎顯現得很浪漫,但實際上,心理學家把這樣子過度浪漫的人稱為「永恆少女」(PUER AETERNUS)——無法為自己的生命負責,結果搞到自己的身體都出毛病了。為什麼大女兒會在幾段感情當中飄忽不定呢?那是因為他對於感情本身就帶著懷疑,在父母感情不睦的家庭當中長大,小孩很容易長成兩種形狀,一種是過度依賴、把感情裡面的對方緊緊的抓牢;另外一種是過度疏離,不願意相信世界上有真實存在的感情。大女兒剛好就是屬於後者,並且,她透過「複製和父親同樣風流倜儻」的個性,來感覺自己跟父親靠近。當他可以放下心中那個「對於父親一言難盡」的感覺,或許也就可以放下「對於感情的不信任」。

二女兒必須放下對於自己的女兒(也就是林阿嬤的孫女)的期待和控制。過去她為了符合林阿嬤的期待跟認同、為了希望父親能夠回來看她領獎,所以很拼命的一直唸書,最後考上了醫學院,到後來才發現這並不是她想要的;但弔詭的是,他也用同樣的方式「逼迫自己的女兒出國唸書」,儘管女兒想要待在台灣陪他們。心理學上把這個稱作「代間傳遞」(intergenerational transmission),指的是女兒在長大之後通常會很痛恨自己的母親當初教養自己的方式(例如過度操控、重男輕女)、告訴自己說,如果自己生了女兒絕對不要這樣對待她,可是等到自己真正生下女兒之後,卻仍然不知不覺的和當初自己的母親越來越相似。為什麼會這樣呢?那是因為我們往往會在模仿自己的父母的過程當中,獲得一種和父母靠近的感覺——儘管我們自己很厭惡這些行為。

三女兒年紀最小,關於很多家庭的秘密她都不清楚,但這個家還沒結婚就剩下她了。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這位老母親,以及那個她從小就很想要了解,但從來沒有好好了解的父親。所以她在蔡小姐跟林阿嬤兩個人之間周旋,靠哪一邊都不對,她不想要背叛母親,但也不想要遠離父親。心理學上我們稱這樣的小孩叫做「替代性配偶」(又稱之為情緒性配偶,emotional spouse),通常指一個家庭當中會有一個「被選中的小孩」(the chosen child),或許是最後離家(甚至一直沒有離家)的那個小孩、或者是在家中承擔最多大人情緒和責備的小孩。這樣的孩子容易跟母親形成一種共依附(codependence)的特質,有些時候會被母親情緒勒索、也有一些時候會「繼續當個女兒」,不敢離開家裡,因為會怕媽媽「剩下孤單一人」——但這些孩子遺忘的事情是,真正該負起責任的並不是他們,而是媽媽的丈夫。這就是為什麼在影片當中,林阿嬤「一直放心不下」把自己的店交給小女兒,表面上看起來他是無法放下這間店,但實際上他無法放心的是「自己的女兒獨立長大、不需要這個母親了」的那種心情。

好好放手是生命最安穩的解答

我之前聽過一句話是:「真正的放下,是不介意再一次被提起」,不論是過往的這段婚姻、這個大家庭過往的故事、甚至是這個一直藏在背後的「蔡小姐」,當一個人、一件事、或者是一段回憶沒有辦法被好好「提起」或者是「訴說」的時候,那麼要放手變得更為困難。

像這樣一種時候,其中一個可行的方法,就是「嘗試找一個人說出那些你不敢說的事」,當然你所選擇對象很重要,否則你可能會遭到二次傷害,除此之外,如果你沒有真正可以相信的人,那麼你可以把它寫下來,那些想想和焦慮如果能夠被定型,就不會無限的擴大。

而當你能夠反覆說同一件事情很多遍,說到有一天你終於覺得「好像夠了不需要再說」的時候,就代表你已經真正放下了一部分;最後,當你開始不介意別人提起這件事情,他們說或者是沒有說、他們語帶平靜的帶過、或者是有情緒的表達,你都不會有太多的心情波瀾,那麼很有可能,你把最後剩下的那一點點部分,也跟著放手了。

其實,放下也意味著你從過往的那個角色裡面重新活過來。對於大姐來說,可能是不再當那個「不敢相信感情」的人、從永恆少女畢業;對於二姐來說,或許是「不再複製母親」,從代間傳遞裡逃脫;對於三妹來說,或許是「找到新的歸宿」,不再只是當「母親的女兒」(或替代配偶)。當我們真的有機會從這些角色裡面醒過來,我們也才真的有機會,把以往的那些不捨和難堪給放下來。

專欄作家簡介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程威銓(海苔熊) 「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筆名海苔熊,是一種結合可愛與可口的動物。目前為女人迷、姊妹淘、泛科學、Herbuty 、鍵盤大檸檬等個多平台的專欄作者,著有「在怦然之後」與「暖傷心」二書。

官方網站
http://haitaibear.tw

● FB(14萬粉絲追蹤):https://m.facebook.com/Haitaibear/
● IG(2萬):https://www.instagram.com/haitaibear/
● YT(1200訂閱):https://www.youtube.com/user/Haitaibear
● 抖音:http://vt.tiktok.com/dVkCKj/

Photo credit:「威視影業提供」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2021 年即將邁向尾聲,即使在疫情的肆虐下,我們還是看到了許多愛,尤其是許多名人們的認愛消息,更是振奮我們的情緒,某種程度也激發了人們的好奇與八卦之心,隨之驅散我們過於緊張焦慮的心情。
2021 年即將邁向尾聲,即使在疫情的肆虐下,我們還是看到了許多愛,尤其是許多名人們的認愛消息,更是振奮我們的情緒,某種程度也激發了人們的好奇與八卦之心,隨之驅散我們過於緊張焦慮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