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嫁職人說】SYNDRO 主理人王心偉:「希望我們的衣服能在20年後,依然是被人們喜歡著、被人們珍惜著。」

「我希望在這個充滿壓力、紛擾的時代,能創造一個可以讓人感覺到正向,無論是平靜、愉悅或自我滿足的系列作品,這就是我定義的美。」這是 SYNDRO 主理人王心偉一直以來所堅信的美學,希望讓每一個人都能藉由服飾,讓自己感覺到「這就是我」或「這是更好的我」的自信。
分享:

說到台灣服飾品牌你會想到什麼呢?其實在台灣,有非常多獨立、小眾的服裝設計師,他們不斷在這個土地上推廣更多風格與精神,讓眾人們得以有更多選擇。花嫁的職人系列採訪,很榮幸能邀請到「SYNDRO」的主理人王心偉擔任受訪來賓,一起聊聊成立服飾品牌的點滴心情與未來目標。

花嫁:因為知道您本身為理工背景,當初怎麼踏入到服飾設計這條路的呢?為什麼決定創立 SYNDRO,品牌的初心是?

王心偉:我在退伍之後,先去當了兩年的工程師,其實對我而言,我並不認為做服裝設計與做工程師有很大的差別,因為製作衣服也是從設計、打版、打樣開始,這些專業設定與開發流程就如同工程一樣,都要在前期把材料與製程達到最佳化,也就是「優化」,所以我認為我擁有的工程背景,讓我在設計上非常有幫助。

當然一開始我並沒有想那麼多,當初只是想從事我喜歡的工作,不過這並不代表我不想當工程師,我從大學到研究所這 6、7 年的時間,再加上就職的 2 年,我有近 10 年都在數字、物理和機械上,所以我還是保有很大的喜好,只是我後來發現我自己真正的熱情是在於「從無到有」地將我喜歡的事情完成。

因為身為工程師時,我只負責汽車中的一個部件,所以相對來說,儘管我付出了很多心血與時間,最終的作品可能還是無法代表一輛車,所以當我有了想「從頭到尾」參與過程的想法時,我就開始思考我能做什麼樣的事情,我就想到了大學時我自己在嘗試的設計服飾,因為服飾其實很有趣,它不光只是穿著起來的氣質變換,還有非常吸引我的設計背景與連結。

「在其中遇到了許多貴人,讓我能真正了解並成立 SYNDRO。」
王心偉也和我們提到,其實設計服飾只是一開始的想法起頭,但其中核心的專業還是要尋找專業的打版師、打樣師,甚至到後來接觸到的日本丹寧布料來源的 Key Man 等等,尤其 8 年前整個日本廠商的環境相對保守許多,那時還是需要有領頭的 Key Man 去讓我們有機會接觸到後面那一層的製作職人,而王心偉的妻子 Agy 就是陪伴見證著王心偉從零開始,有些貴人也是由曾在日系服飾業擔任公關的 Agy 引薦認識的。

SYNDRO 的核心概念──「Heritage」
要以一個詞彙去介紹 SYNDRO 就是「Heritage」,它是復古、仿古的,但它的輪廓是非常現代的,更深入地說,王心偉希望 SYNDRO 能創造一個更有質感的生活態度,達到不退流行、穿著舒適,並且適合你的氣質,而展現「這就是我」或「這是更好的我」的想法,讓這件衣服成為可以被留存下來,成為更多人會一直穿著的存在,這就是他心目中的「雋永」。

花嫁:SYNDRO 本身主要是以男裝設計起家,並在 2016 年成立了女裝副線 SYNDROme by SYNDRO,現在怎麼有再開設童裝系列 syndromini 的想法及希望傳遞的理念?

王心偉:從 2014 年開始有許多女性消費者想成為我們的客人,但她們對於男生的服飾還是有尺寸和版型的顧慮,我們也很希望能帶給這些顧客一些我們男裝風格的女裝系列,坦白說這樣的風格就是「帶點復古的男孩子氣」,這在日本算是蠻多人選擇的風格,不過在台灣就比較少有這樣的品牌,帶點軍裝、工裝的元素,所以我們就決定開始為這些有點男孩子氣的女生,創造出一個獨立的副線。

而童裝系列是從 2018 年,因為我們有了小孩,所以開始思考是不是可以讓小孩也穿我們自己的衣服,就決定成立了童裝副線,當然也要考量到小孩子成長的速度,我們在設計童裝系列時,就選擇罩衫來讓孩子可以從小穿到合身的狀態,這樣也可以穿個一、兩年。

花嫁:syndromini 很特別的就是「indigo 天然藍染」,當初怎麼有這個想法使用藍染呢?跟 SYNDRO 品牌本身在設計上的承襲性?

王心偉:藍染是約五百年前就在世界各地開始擁有的技術,直到一百年前因為紡織科技革新後,漸漸沒有那麼多人使用,我認為藍染的發現應該是以需求發展的,因為純白的服飾還是比有顏色的服飾來的容易髒亂,所以就從大自然中取材許多天然無害的色彩媒材,包含紅色的胭脂蟲、橘紅的鐵繡、深咖啡的木炭和大菁、小菁的葉綠素在光照後所製作的藍染等,這些工藝在台灣也存在著。

而藍染除了顏色上的呈現外,也有防蟲、刺激性低的附加價值,並且它的色澤也與人工染色的樣子不同,每一件都會因為植物發酵的狀態、濕度、溫度、時間長短和操作手法而有不一樣的呈現,甚至能隨著穿著時間的長度,讓衣服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這樣的「人味」是我很喜歡的。

在 2015 年在三峽和老師傅開始接觸藍染技術後,我也輾轉到了陽明山的小染坊,嘗試將每件衣服都染成均勻的色澤,其實這並不簡單,它隱含了許多程序與熟練技巧等,在有一定能力後就能加入一些小巧思,像紮染或不同布料的染色等,都會有不同的色彩變化。

花嫁:在品牌的建立途中,有沒有經歷過什麼很大的挑戰或挫折的時候?

王心偉:其實任何一個在做品牌、做自己事業的人,都會遇到很多問題跟挑戰,尤其路線不是易於廣及大眾的時候,我們必須要抓到小眾的基本盤,然後在不違背初衷的情況下去擴大這個市場,讓更多人認同我們,這就是除了浪漫的想像之外,非常現實的情形。在解決這些問題途中,我們就要開始妥協與堅持一些事情,並且也要保有彈性去面對不同的市場,籌畫不同的策略。

對我而言,2018 年開設實體店面是很困難的一年,當時投資了許多資金在店面上,但遇到了經銷商的誠信問題,讓我們花了一年左右才度過這個難關,在事過境遷後,我更了解「一步一腳印」的重要性,還是要考量自身承擔風險的能力,慢慢地走上軌道才能越走越好。

花嫁:您認為設計童裝上面與設計成人衣著有什麼不同?有什麼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嗎?

王心偉:其實很多人會有個迷思,覺得童裝很容易賺錢,但其實在工資成本上是差不多的,因為一樣是都是做裁縫,所以不會壓低價錢,當然布料成本會低一些,不過對於消費者而言,他們能夠接受什麼樣的價格是很大的要素,因為我們整體估算下來的成本並不低多少,但是我們無法將童裝的價格定位和成人服飾一樣,所以我們的思維、操作手法、行銷手法和面對的客戶都完全不同,我們要想辦法去創造出童裝的價值,讓消費者去認同它,這些是沒有做過的人們不知道的背後。

花嫁: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對於新手爸媽而言,挑選童裝有什麼要件是要注意的嗎?

王心偉:第一個還是材質,會不會過敏、刺癢?舒適度、透氣度和排汗效果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再來才是顏色和款式,不過我個人還是傾向於簡單、素雅、舒適的打扮,例如白 T 配素色短褲就很不錯,當然我們也會讓孩子自己選擇他喜歡的款式,讓他自己決定他想穿的,不去約束他太多。

花嫁:對您而言,您覺得在這份工作裡讓您覺得最幸福或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是什麼?

王心偉:我覺得能把自己的設計從無到有、從想法化為實體,這個幸福、滿足的感覺是最鼓舞我的,當然消費者的回饋也是我幸福與開心的源泉。此外,我自己穿上自己設計的服飾,讓我自己感覺到「因為這件衣服,讓我變得更好」的想法時,我也會感受到非常滿足,並且這樣的滿足感也延伸到我看見太太與兒子也穿著我設計的服飾上面,其實整個過程都是我非常享受的一切。

花嫁:在疫情之下,各產業也因此受到衝擊,對於這次疫情的影響,您在企劃或操作上有什麼改變嗎?

王心偉:其實疫情真的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與消費習慣,我們從去年開始就規劃了一些更適合居家的系列,包含居家服和居家小物等,這個構想的籌畫時間其實不亞於我們平常設計外出服的狀況,因為整體的產量必須增加、售價也必須壓低,所以我們也不斷趕工,希望能在下半年如期推出。

花嫁:身為設計師,「美」應該可說是您的核心,在您看來,您認為的「美」是什麼?

王心偉:我認為美是一種會讓人感到舒服的狀態,所以它牽扯到了心情和心理,我希望在這個充滿壓力、紛擾的時代,能創造一個可以讓人感覺到正向,無論是平靜、愉悅或自我滿足的系列作品,而這就是我定義的美。

在最後,我們也邀請王心偉跟我們分享 SYNDRO 下一步的最新動態:

王心偉:在 syndromini 上,希望秋冬系列能有機會出一些紳士一點的童裝服飾,而 SYNDRO 的居家系列也在趕工中,我們會持續推出一些更大眾取向的單品,讓我們的品牌美學能夠擴散給不同消費者和不同族群,得到更多的認同,來創造出對服裝業界與消費市場有幫助的環境,讓消費者能夠感到愉快,也讓我們的設計團隊走的更久更遠。

在通路上,是有許多商城在與我們接洽,不過我們自己也有「SYNDRO HOUSE」的實體與線上和合作的經銷商,例如台灣有「plain-me」,海外也有一些相關的通路,甚至 Pinkoi、誠品也能看到我們的蹤影,若再加上更多商城的話,我們的管理方面可能有點捉襟見肘,所以我們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去考量。

採訪後記/
在訪談的過程中,更能體會到,其實每個成功背後都有許多看不見的付出、沒說出口的困難和勇往直前的邁進,這一件一件的服飾底下,存有著設計者對於世界的期待與溫度,希冀著能留下更多美好與幸福在每個人的生活中。

Photo credit:SYNDRO、SYNDROme by SYNDRO Facebook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過完年後,想必很多新人又開始籌備自己的婚禮了吧!但 2021 的婚紗流行到底有哪些趨勢呢?這邊就幫大家做一些小整理,讓還沒找到自己命定婚紗的女孩們可以參考,打造出最漂亮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