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嫁職人說】煒煒整體造型工作室:「這份工作最幸福的就是,能獲得新人的信任,成就一場美好的婚禮。」

「盡量維持每個新娘本身的樣子,讓她們產生一種自信的美。」這是煒煒整體造型工作室的煒煒老師一直以來堅持的目標,讓每位女孩知道,其實自己真的很美。
分享:

說到煒煒整體造型工作室,大家第一步聯想到的就是「有如醫美等級的手法」,讓所有新娘在站上紅毯的那一端時,能夠非常自信地展現自己,而她們是怎麼做到的呢?花嫁的職人系列採訪,很榮幸能邀請到「煒煒整體造型工作室」的總監煒煒老師擔任受訪來賓,一起聊聊身為新娘祕書的點滴心情與未來的目標。

花嫁:「美」應該可說是煒煒老師工作的核心任務,在您看來,您認為的「美」是什麼?

煒煒:呈現自己最有自信的樣子就是「美」。其實許多新娘對於自己的五官特色並不是那麼了解,或是對於婚禮的樣子很迷惘沒有方向,但其實我們稍微幫她點綴她的優點,並遮掉她的缺點,就會讓她更有自信。

「我覺得在婚禮上,妳還是要像自己。」

有別於手法比較重的歐美妝來說,煒煒老師很少幫新人做很多的修容,比方說新娘的皮膚本質還不錯,就不會用太多的粉底去遮掉皮膚的質感,反而用飾底乳去提亮膚色,盡量地維持新娘本身的樣子;而對淡妝沒有安全感的新娘,煒煒老師則會依照她五官的優點去建議她,例如以參考圖或是曾經化過和她類似條件的新娘作為範例,讓她能了解自己是可以嘗試的,說服她維持本來的樣子,「因為我覺得在婚禮上,妳還是要像自己,不要經過大量的修飾與調整,不然出場後沒有人認得妳,我會覺得很可惜。」

花嫁:我們很好奇您當初為何選擇自己成立工作室?

煒煒:在國中畢業時,我就知道自己很喜歡美容,整個求學生涯都是念美容相關科系,面臨要就業時,因為產業環境讓自己有點卻步,所以跑去做了醫美,但其實還是有疙瘩,覺得心裡有更想要做的事情,才在4年前毅然決然離職。當然,那時候只是單純覺得自己可以拚看看(笑),也許是因為不服輸的個性,就覺得可以一個人試試看,畢竟沒做過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做到,所以那時候做了最壞的打算,真的不行就回去上班,告訴自己至少我努力過了。

從沒有勇氣到後來決定創造一個新的生態系

煒煒老師覺得當初自己剛畢業、年紀還小,所以還沒有勇氣去嘗試很多事情,直到創立工作室後,決定從自己出發,成立團隊打造一個全新的生態系─為所有造型師的未來職涯作出各種規劃。「我們想要打造一個倘若我們自己身為員工,也願意在這裡做很久的地方。」煒煒老師從造型師團隊開始,到成立「煒思花藝」與「搖籃手工婚紗」,都是為了讓所有造型師們儘管進入家庭、生育小孩,無法一直動態地奔走外場時,也能夠在體系內靜態地繼續從事他們喜愛的工作,尤其在近期疫情期間,團隊更是開發了許多活動,持續保障夥伴們的生活,「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想要成為團隊的原因,如果我們有能力,就要讓更多有才華的工作者,有好的地方可以工作、好好的保障他們基本的生活。」

花嫁:老師剛剛也提到您是從科班出身,那您是如何找到自己喜歡的風格的?

煒煒:其實一開始自己的風格還沒那麼清楚定義的時候,都是新人喜歡什麼,我們就化什麼,但幾次之後會發現這好像不是我喜歡的妝感,也會發覺新人喜歡的風格好像也不是那麼適合她自己,所以藉由每一次、每一次慢慢地調整,就找到了我喜歡的妝感風格,並且也會推薦給新人們,最後自然而然吸引到同樣風格或也喜歡這樣風格的新人。

「每個新娘都有她自己的特質,在每一次溝通的過程中就會去發現她適合的樣子。」

煒煒老師分享到,其實跟新人溝通的過程中就能找到適合她的東西,例如從她的樣子或是穿著打扮上就能知道她本身是比較溫和甜美的個性,在髮型上就可能會給她多一點的編髮,而花藝的部分,則會穿插一些可愛的顏色進去;而有些比較大辣辣、中性或比較有個性的新娘,反而選擇酒紅色或比較重的顏色搭配花束,或以大地色去帶出她本身的樣子,「所以有時候我們化完妝,她們都會很訝異說我們怎麼知道她喜歡的樣子或顏色。」

花嫁:那麼想請問老師,若是她們想要的樣子其實不適合她們,您會怎麼做?

煒煒:其實大部分的新娘只是對於婚禮沒有方向,她可能網路上找了很多參考圖,或是聽人家的分享,就以為新娘的妝髮應該是什麼樣子,而參考照片傳給我之後,我會盡量去修改成適合她的東西,慢慢地跟她溝通。有時新人們則是看到外國人的妝容或髮型,但是東方人的條件不同,看起來就可能不是很協調,但若真的很希望做成那樣,我們還是會盡量從新人的頭型、臉型去設計,所以我都會跟新娘說我可以做到百分之多少一樣,但會因為每個人的頭型、臉型、髮色、髮量等條件不同,做出來的感覺不可能一模一樣。

「越簡單,越不簡單」

其實無論是婚紗拍攝,還是婚禮當天,新娘的妝容或是髮型,在畫面上看起來簡單的東西,實質上做起來沒有這麼容易,特別像紮一個乾淨的馬尾這樣看起來非常簡單的髮型,其實真的越不好做,髮絲的處理每個步驟、每個環節,其實都比那些看起來複雜的髮型來得更不容易。

花嫁:話說回來,在您經營品牌的過程中,覺得最困難的點是什麼?

煒煒:其實一開始只有我自己,沒有人知道我是誰,作品也沒有累積到那麼多的時候,每天最大的苦惱就是要怎麼曝光自己?怎麼樣有案子?所以在一開始,就算只是婆婆、媽媽妝,再遠我都去,曾經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子去化一個媽媽妝,就只是為了去遞名片,讓伴娘、賓客、攝影師知道我。當時很幸運的是,服務過許多媽媽後,她們遇到孩子要結婚時,會想到我,並打電話跟我聯繫,那時的過程我自己也覺得很滿足,會很高興今天有發出去多少名片。儘管現在通訊軟體發達了,我們也還是留著這個傳統,會給我們的造型師屬於他們自己的名片,儘管現在很多人都不發了,但這就變成我們的傳統。

花嫁:其實「搖籃手工婚紗」吸引了許多磁場相近的同業夥伴,可以跟我們分享每一次跟不同單位攝影師合作,最過癮的、最幸福或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是什麼?

煒煒:我覺得最過癮就是新人完全的信任我們,我們可以完全發揮我們想要呈現的畫面,例如適合她的妝容、髮型等,這是每一次的拍照或創作都讓我覺得最過癮的,儘管工作上時數很長,但還是覺得很開心、很過癮,充滿能量。而我們在跟不同的團隊合作時,也都可以感受到每個人有他們自己的美感,每一個組合包含攝影、造型、花藝、禮服等,不同的組合出現的時候,就會激盪出不一樣的美感呈現,而美式風格裡面,強調的就是關於婚禮設計的概念,只要有不同的團隊,加上不同新人的喜好,在溝通的過程中,就能讓他們的需求跟我們的美感激盪出來,這樣一次又一次的結果都是很美好的。

「除去了所有的預算、長輩、地理位置等限制之後,一場真正屬於你們兩個的婚禮,你們希望它是什麼樣子的?」

煒煒整體造型工作室在每年固定都會做出不同的創作,前陣子企劃的「露營婚禮」就以一個露營區,和一位比較戶外、外向的KOL,搭配擅長生活感的攝影師,打造一個迷你小婚禮,包含花藝、餐桌和喜帖等,嘗試著傳達:「除去了所有的預算、長輩、地理位置等限制之後,一場真正屬於你們兩個的婚禮,你們希望它是什麼樣子的?」而煒煒老師也跟我們分享在採訪前一天,他們才拍攝完的「閨房寫真」,「人家說穿婚紗是人生最美好的一天」,所以他們以西式婚禮中 Boudoir 的概念,記錄了新娘在結婚前的自信、體態和模樣,讓新人們在未來都能隨時回頭看,一同回憶當時的美好。

花嫁:您說過:「我們的工作室在台中,但我們願意為了新娘子走遍全世界。」想知道迄今為止,有沒有讓您印象最深刻的一對新人?

煒煒:其實有很多印象深刻的,要特別提到的可能是有新人交往了 15 年結婚,對我而言能夠交往這麼長一段時間,雙方又是遠距離,真的覺得非常不容易。前陣子也有服務過一對飛行員新人,他們交往的5、6年來,每一年能夠見面的機會不超過5次,因為兩人都是飛長班,假設一個月男生有 15 天是飛美國,回家的時候換女生又飛了,所以在一年當中能夠見面的次數非常非常少,但是在婚禮當天還是能感受到他們的感情非常非常好,每一次都會在婚禮上被新人的故事感動,無論是他們交往的過程,中間遇到的挫折,都會覺得很感人。每一段感情都很不容易,世界上那麼多人,你怎麼去遇到你的另外一半,然後他能夠去包容你、了解你,然後到你們真的結婚的這個緣份,我覺得非常不容易。

孕婦家庭寫真。

個人寫真結合花藝。

花嫁:近期因疫情關係,整個婚禮產業也受到衝擊,想知道您有什麼因此改變的企畫或操作方向嗎?

煒煒:其實疫情期間,多半的婚禮都是要縮小規模、延期、或取消,以取消來說,我們就是完全沒有收入的狀態,而延期的話,我們也不確定要等到什麼時候,那這個月的收入就會變少,所以我們選擇開發家庭寫真的部分,接一般的妝髮案子。還有花藝上,也推出了幾個花禮的創作,比方說花籃、花盒搭氣泡酒和餐食與花藝的組合,並且也開了紅白酒的品酒課、花藝課,在餐廳舉辦很小型且安全的插花用餐的課程。而小型婚禮也是在去年開始推行,在餐廳舉辦大概30個人的婚禮,但是花藝布置和流程都還是很豐富,有很多西式婚禮的味道。

而彩妝教學也是近年才開始的,我們彩妝教學的客人真的多半都不會化妝,幾乎都是為了面試或換了新的工作而選擇來上課,想學習怎麼使用彩妝品,或是想知道什麼東西是適合自己的。比較特別的是有一個客人,她是因為和交往8年的男朋友分手,一個人從高雄搬到台中來,她想要重新學習把自己化成不一樣的樣子來揮別過去,因為繼續住在那裡,到處都是她另外一半的影子,所以她就毅然決然地來到了台中,這讓我蠻驚訝的。

「彩妝對女生來說就像一個保護色,如果化對了妝,整個人感覺就是有自信,自己看了心情也好。」

在彩妝教學的部分,煒煒老師也分享了她另一位客人,是一位剛生產完做完月子的媽媽,因為變得沒有自信,覺得不能讓自己繼續這樣憂鬱下去,所以她來上彩妝教學,她說她化妝就是自己看了也開心,不用管別人眼光,打扮得很漂亮自己看了開心,這樣就夠了。

花嫁:在婚禮或是婚紗攝影當天的事前保養,有沒有什麼小細節或小眉角可以分享給新人們,讓他們可以事先準備或是思考的?

煒煒:如果新娘有想要做雷射,我會建議她至少提前三個月去做,不要在婚禮前一個月做,因為風險比較大,但通常是新娘有詢問才會建議,因為我們並沒有特別推薦婚禮之前一定要去做什麼事情。但要說有什麼建議,可以增加敷臉的頻率做單純的保濕、早點休息讓自己睡眠充足並多補充水分,這三點就能讓皮膚本身的亮度差很多,而且不要瘋狂清粉刺,因為手法不對也可能導致皮膚受傷,這樣反而會讓自己更焦慮,所以我都會建議新娘就是保持妳本人的樣子,盡量早點休息,多喝水或是去運動鍛鍊體態,不要讓自己壓力這麼大,其實就很足夠了。

煒煒老師也和我們分享了,若新人在當天的狀況不好的補救手法:

煒煒老師在每次婚禮或婚攝前一週會請新人們自拍她的狀態,如果是壓力大引起的痘痘,都會建議新人去看醫生,若是當天才出現的痘痘,則會盡量幫她遮到看不見,而皮膚缺水的部分,也會加強她的妝前保養,讓後續上妝更完美。

花嫁:可以請您跟我們分享 2021 年春夏,新娘彩妝的流行重點會是偏向哪一些風格呢?

煒煒:其實我比較少會去分享流行妝容,但我很在意的是彩妝需要「帶出妳的神韻,再加上妳所要的色彩」,因為現在的資訊真的太多了,網路上都會有很多彩妝教學影片,其實大家就可能會盲目地買產品來使用,可能不見得那麼適合自己,所以我們還是秉持著和新人們協調出最適合她們的樣子,並在顏色上盡量地帶進與彩妝或花藝的相互搭配。

花嫁:在最後,我們也邀請煒煒老師跟我們分享煒煒整體造型工作室下一步的最新動態?

煒煒:其實我們每年固定都會多一個團隊夥伴,在我們每一年所開設3個月的新祕教學班中培養、找尋適合的人,我們現在的團隊夥伴都是這樣上來的,因為我們覺得新祕這個工作,他的人格特質非常重要,需要經過一定時間的相處才能知道適不適合。

「我們覺得婚禮太重要了,不能隨便交給一個不熟悉的人。」

煒煒老師分享整個主要流程,首先上完 3 個月的課程後開始跟場,基本要求就是絕對不能遲到,再來是要大量的練習,而最後會安排一場模擬婚禮,整體的應對方法和表現出來的樣子,就能展現出他能不能成為造型師。一般而言,一個造型師起碼也要一年才能培訓完成,而既有的夥伴也會要求美感的提升、要做更多的創作,這也是煒煒老師成立花藝的原因,她認為造型師一定要懂禮服、懂彩妝、懂花,這才能現場幫助到新人,因為問題隨時都可能會出現,例如新娘的禮服沒有改好,就要馬上手縫等,否則這件小事就會完全蓋過婚禮的一切,所以學習這些都是必要的。

採訪後記/

在訪問煒煒老師時,能不斷看見、聽見她身為新祕的堅持,並且持續努力為了這個產業做出改變,在獻給新人最美好的婚禮的同時,也為所有有才華的工作者們深根一個友善的環境,讓他們能隨心地創作更美好的一切,再回饋給新人們。

煒煒老師笑說她們是個很有包袱的團隊,我想,她們其實是對這個世界特別溫柔的團隊。

Photo credit:煒煒整體造型工作室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Emma Bridal Design婚紗,是國內極少數具備專業設計師的婚紗品牌,由台灣設計師Sarene Fu領軍,創立於2012年,目前擁有台中旗艦店以及新竹高鐵店。2018年,她更以同名時裝晚禮服品牌「Sarene Fu」進軍國際,以無界線、無拘束的設計,在紐約時裝周一鳴驚人,陸續受邀參加法國坎城影展、馬來西亞時裝周及杜拜時裝周等國際大型活動,多元的設計風格完全顛覆傳統婚紗婉約內斂的印象,讓新人們知道,妳其實可以更美、更獨特。
是否嚮往在湖光山色的美景旁結婚呢?那樣浪漫的景致,搭配婚禮甜蜜幸福的氣氛真的是相得益彰。在台灣,想找到這樣的婚禮氣氛,莫過於就是在日月潭畔舉辦了,故此次《花嫁》為大家整理了 4 間日月潭周邊的婚宴會館,讓你們享受那波光粼粼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