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婚禮,可以怎麼辦才好呢?

在這場疫情之下,許多新人辦婚禮也正可以名正言順的節省一些,畢竟因為人數總量限制,大家也都很有默契地自動少請幾桌,加上度蜜月也出不了國了,就乾脆在國內來個小旅行,再者,許多頂尖婚紗設計師也都因為疫情而減少部分產量,所以連婚服都可以小省一些,那究竟 COVID-19 的這一兩年,大家都用什麼方式來辦婚禮的呢?
分享:

當然最便宜省事的方法,也是最浪漫的模式,莫過於小倆口直接去戶政事務所登記,然後再去拍一場自助婚紗,帶著愛情浪跡天涯的感覺多麼波希米亞,但這完全得取決於家中長輩,是否能讓你們不宴客呢?而且是否小倆口有一方未來會覺得沒有宴客是種遺憾呢?但一台相機、兩個人、幾套精心為自己打扮的嫁衣、在路上寫意的拍著,這何嘗不是另一種讓人羨慕的樣貌。

另外就是幾個好友的私密派對,這可以看你自己的預算選擇地點,從奢華的古堡酒店,到不同風格的會館或小型宴會廳,只需幾個姊妹淘或者好友,大家穿著美美的華服,或是一起說好某個主題的派對,在最棒的朋友的見證之下,兩人共結連理,當然想要穿上自己婚紗的女孩,也可以趁著這天過過癮,或是乾脆跟好姊妹們一同討論他們的伴娘服如何搭配,絕對也是永生難忘的一天。

還是嫌人不夠多嗎?那近年流行的戶外婚禮你也可以試試,在戶外就比較不用擔心群聚的問題,就可以請再多一點點的朋友到訪,可能是同事或者部分親友,不用像上面只能最好的朋友,而且想省點錢存著之後解封出國蜜月,在餐點上也可以採用自助式的方式,這樣也可以避免大家共桌分食,加上幾個較熟的朋友也能自己找到最棒的聊天區塊,避免硬湊桌的尷尬感,新郎新娘也比較自在沒有宴會感的那麼緊張。

精簡式的婚宴名單邀請,畢竟家裡有些長輩還是希望能夠按照傳統一點的方式來,那不妨可以先從賓客名單下手,也許以前男女兩方各邀 100 人,現在就減半變成各邀 50 人,這樣桌數也比較少,也可以省下蠻大一筆的預算跟開銷,而且該走的儀式該做的禮俗也都有辦法做到,省下來的費用,不妨當成兩人的添購基金,可以用來買未來小倆口新家裡的必需品,或者乾脆當成購屋基金也不錯。

現在男女兩方幾乎都是上班族,其實每天工作就已經夠繁忙了,遇到結婚還要張羅這些大小事,真的很累人,兩人不妨可以在婚前一年就商量好,每個時程步驟,可以利用每周一次的周末來討論,每個月檢查彼此的進度,女生就可以找找自己喜歡的新秘、男生可以找找想送的喜餅、或者攝影,兩個人分工合作,相信在疫情之下,兩個人只要好好平衡好工作與生活與結婚事宜討論,想辦怎樣的婚禮,都一定完完滿滿的。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Emma Bridal Design婚紗,是國內極少數具備專業設計師的婚紗品牌,由台灣設計師Sarene Fu領軍,創立於2012年,目前擁有台中旗艦店以及新竹高鐵店。2018年,她更以同名時裝晚禮服品牌「Sarene Fu」進軍國際,以無界線、無拘束的設計,在紐約時裝周一鳴驚人,陸續受邀參加法國坎城影展、馬來西亞時裝周及杜拜時裝周等國際大型活動,多元的設計風格完全顛覆傳統婚紗婉約內斂的印象,讓新人們知道,妳其實可以更美、更獨特。
以色列的婚紗設計師特別多,而且每一個都在比仙氣、比優雅也比性感柔美,或許是位處於東西方交界的區域使然,讓這裡的人自身就其他國家的人更懂得演譯女性之美,帶著含蓄卻有能夠奔放。
藏身在台北市精華地段裡,座落於台大國際會議中心一、二以及四樓的宴會廳,這就是「徐州路 2 號」,常常聽到卻一直覺得其隱密低調,彷彿是最重要的宴客都會辦在這個聚集著達官顯要、政商雲集的特區之內,今天《花嫁》特別訪問到了「徐州路 2 號庭園會館」團隊,來與我們分享徐州路 2 號一路走來的故事跟心得。(以下花嫁簡稱為花,徐州路 2 號簡稱為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