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嫁職人說】SW Photo Studio:「不走出去,怎麼會知道世界有多大,況且人生只有一次,要活得很精采。」

「婚禮的本質是一個故事。」這是 SW Photo Studio 的 Roy 和 Will 一直以來所堅信的目標,他們認為攝影紀錄的是一種回憶、一個經典,不是講求多或追求流行,而是要成為新人印象最深的記憶,在未來的每個時刻都能不斷回味、不斷陪伴他們的溫度與幸福。
分享:

生動的氛圍、精緻的畫面感,從履歷到作品,在在都讓編輯為此感到讚嘆與崇拜,尤其是那 ISPWP 2020年度「世界十大婚禮攝影師」頭銜,它的背後是一張又一張的努力、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花嫁的職人系列採訪,很榮幸能邀請到「SW Photo Studio」的 Roy 和 Will 擔任受訪來賓,一起聊聊身為婚紗暨婚禮攝影師的點滴心情與未來的目標。

花嫁:首先,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下兩位是怎麼開始合作的呢?

Roy:我們兩個有共同的攝影師朋友,當時我去幫那個朋友拍攝,而 Will 剛好回國來探班,就在聊天的過程中認識了。不過開始第一次一起合作是在 2016 年,當時 Will 接了一場峇厘島婚禮的案子,需要找第二位攝影師前往共同拍攝,於是就找我去幫忙。在那一場合作之後,我們也發現彼此對於婚禮攝影的理念很契合,最後就決定一起合作成為搭檔。

兩位也和我們分享了一開始怎麼接觸攝影的:

Will:早期我都住在國外,因為喜歡旅行和幫身邊的朋友拍照,就從風景人文攝影還有人像抓拍開始接觸研究攝影。後來偶然接觸到國外的婚禮攝影大師的作品後被深深打動,開始研究婚禮紀實攝影。

Roy:我就是很台灣小孩的樣子,從小就覺得讀書就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事情,所以讀到研究所就出來科技業工作,當時當到主管後,因為一直身處一個壓力很大的環境,想要脫離這樣的壓力,而婚禮都是很歡樂、開心的環境,所以就想到以婚禮拍攝作為舒壓的管道,也沒想到最後拍成興趣。而真正轉行做婚禮攝影師,是因為健康因素,在休息的過程中才確定下來。

花嫁:在你們的官網中有發現你們非常堅持希望每個攝影師都要去參加世界級的比賽,想知道你們堅持的理由是?

Roy:我們跟很多團隊不一樣,我們一開始在拍攝婚禮時,接觸的都是海外婚禮,新人們是從世界各地而來,因此我們常見到不同於台灣攝影師的拍攝方法,整個視野跟格局就被這些國外攝影師打開了。

其實婚禮攝影它沒有既定的形式,它不應該被制式化,所以我們也想跟上世界的腳步,而參與比賽就是個很好的方式,因為不走出去,怎麼會知道世界有多大,況且人生只有一次,要活得很精采。當然一開始是抱著志在參加的想法,沒有覺得會得獎,是開始被認可後,有點信心、知道自己是什麼水準後,就開始設定目標達成。

Will:我自己在 2017 年之前都住在國外,當初開始從事婚禮攝影時,也沒想過會回來台灣發展。所以以前在觀摩、學習的對象都是優秀的國外攝影師,甚至也會去上他們開設的課程來充實自己。我覺得參加比賽並不一定會為我們帶來客人,但它是一個可以瞭解自己程度、獲得成就感的方式,所以我們會持續參加比賽,也希望能夠獲得更好的名次。

花嫁:在你們的 Facebook 中有看到 Roy 獲得 ISPWP 公布 2020 年度排名,拿到了「世界十大婚禮攝影師」頭銜,想知道您的感想是?在多次參與比賽的過程中是否有遇過什麼困難?

Roy:當然是很開心,不過也嚇到了,從開始從事婚禮攝影師以來,就把挑戰這個世界當成一個目標,能完成這個目標,而且這也是台灣第一次有婚禮攝影師能拿到世界十大的頭銜,看到自己生長的家鄉,能與世界其他城市並列,真的覺得很驕傲,也很開心能讓全世界知道台灣也有很厲害的婚禮攝影師。

2020 年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一年,因為疫情突然的爆發,讓生活被迫改變很多,而剛開始投比賽時,我把目標設得很遠,因為我覺得如果我要開始比賽,就要成為更好的人,所以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當然也是運氣很好,沒有想到會在去年得到了 ISPWP 世界十大。此外,2020 年我同時也在另一個權威協會 FEARLESS 排入了全球百大,尤其我認為 FEARLESS 是全球最難的婚禮攝影比賽,而這是台灣第一次有攝影師排名進去,所以我真的很開心。

而在比賽之中,最困難的就是要持續得獎。得一、兩次獎不難,但怎麼一直持續得獎是我覺得很困難的,這代表了心態不能鬆懈,如何持續地逼自己進步並跟得上世界的腳步非常重要,畢竟當自己沒有進步時,別人在進步,相對的你就是退步了。此外,有時候也會有許多自己覺得很棒的照片但沒獲獎的失落感,該怎麼去克服這些失落感也很重要,短時間內調整好心情然後持續地在拍攝上進步,我覺得這些都是很困難的地方。

我們也請 Roy 和我們分享該如何辨別自己的「進步」:

Roy:大概在 4、5 年前,有許多亞洲攝影師開始參加比賽,當時很常得獎的照片都是「拜別父母」,因為國外沒有這樣的習俗,所以變成一種特色,但漸漸地這樣的照片越來越多時,就不容易再得獎了,因為對國外的評審而言這已經不新鮮了,所以所謂的進步就是當你的作品開始有一定的人在學習或投稿時,要怎麼去突破、創造出更厲害的作品,這就是一種進步。

花嫁:在官網看到 Will 除了是台灣第一位 WPJA 的世界百大婚禮攝影師,也是台灣唯一在 ISPWP 與 WPJA 都獲得百大排名榮譽的「雙料世界百大婚禮攝影師」,請問未來你還有什麼目標攻克的國際大賽?

Will:其實不同的國際婚禮攝影比賽著重的點都不太一樣,WPJA 以婚禮現場紀實影像為主,因為這個比賽的設定與標準,它們不希望被攝影者有預設、感受到這是在拍攝的狀態,所以相對來說比較少有亞洲攝影師得獎,而 ISPWP 的種類就比較綜合。

除了繼續從百大排名向前邁進以外,SW 一貫的精神就是不自我設限,喜歡嘗試各種不同類型的影像風格,所以未來我會想挑戰其它不同取向的國際比賽,如 WPPI 這種偏學院派風格的攝影比賽以及在 FEARLESS 進入世界百大排名的成績。這些比賽以我現在的風格來說,都會是很大的挑戰,雖然參加比賽並不會對接案有太大的助益,卻是逼迫自己走出舒適圈不斷進步的好方法。

花嫁:在拍攝上,例如拍攝的地點、角度、姿勢等,您會如何提供建議給新人?還是看新人有什麼想法,攝影師再提供建議?

Roy:我不會想去掌控新人,我們想的都是怎麼樣盡快地讓新人享受婚禮和拍攝的過程,因為去強迫、控制新人成為你想要的樣子,這件事本身就是不對的事情,讓新人很自在地享受拍攝的時刻,他們就會流露出很自然的情緒和互動。

Will:我們一直都跟新人說,照片要有屬於你們的個人特色,沒有人希望看到自己的婚紗照與其他人看起來一樣,所以在拍攝前都會有溝通的程序,我們會把新人當作自己的朋友來相處,在充分了解新人的想法後,依照我們的經驗給出建議與安排。但不會要求他們一定要擺出什麼姿勢給我們拍攝,因為我們要拍的是新人最真實的情緒和模樣,我們只是在幫助新人放鬆,甚至讓他們忘記鏡頭的存在,而當他們能放下緊張的情緒時,才能享受被拍照的樂趣。

婚紗拍攝時,我們會花大量的時間在和新人聊天、在聊天的過程中讓新人的情緒和肢體能放輕鬆,當他們放鬆下來後拍攝出的照片的情緒表情都會很自然也很飽滿,尤其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最美的一面,或是最能呈現自己的一面,所以我們也會在拍攝中不斷觀察,找出最適合他們的角度。

婚禮拍攝上,雖然我們往往會在拍攝當天才和新人第一次見面,但這也保持了一種新鮮感,婚禮有一系列的流程要進行,我們的目的是要去紀錄當下婚禮發生的事,所以新人也不會一直需想著要維持什麼樣的狀態,只要將攝影師當成現場自然存在的一部份,放輕鬆去進行他們要做的儀式,我們就會自動捕捉那些精彩的瞬間。

「婚禮沒有所謂完不完美,最重要的是你們享不享受這場婚禮。」
Will 也說到許多新人們會很擔心婚禮的流程 delay、細節做得不夠完等問題,但其實從來沒有所謂的完美婚禮這件事,Will 也幾乎沒有參與過不 delay 的婚禮。最重要的是新人們自己有沒有隨時都享受在這場婚禮之中,只要賓主盡歡那就是一場完美的婚禮。攝影師會從旁輔助讓整場婚禮能順利進行,並且擔當幫新人紀錄重要時刻的角色。

花嫁:那麼您們平常都是如何去精進自己,以面對更前方的比賽挑戰呢?

Roy:我們會鎖定一些世界排名很前面的攝影師去大量了解他們的作品,當然也不只有婚禮作品,我也會在 Instagram 上研究現在女生喜歡的拍攝風格,試圖把一些元素融入到我們拍攝婚禮上,並不會侷限平台或類型,我們都會去參考並思考這些元素的活用度。只有不斷的重複挑戰然後失敗,才會讓自己知道不足的點在哪裡,才能做到不斷進步。

Will:除了一些成名已久的攝影師外,每年也都會有一些新銳攝影師在國際舞台上竄出來。這些也都在我們參考、了解的範圍。或是我們平常在看電影電視時,如果有看到好的美術、攝影手法、運鏡、色調、佈燈等,我們也會拿來參考。不會因為我們是婚禮攝影師,就只關注這一方面的作品。所以如果都把自己限制在一個小框框內,不會知道這世界有多大,而且充滿了各種可能性。

花嫁:也有在你們的官網裡看到你們說無論哪個地點你們都願意拍攝、願意挑戰,想知道有沒有拍過什麼特別困難的地點或場景?

Will:一個是蘇美島婚禮,另一個是馬爾地夫的紀念婚紗拍攝。蘇美島婚禮是因為新人是山東人,他們很在意時辰,而且是山東當地的時辰,所以在山東和蘇美島有時差的情況下,我們從凌晨三、四點開始拍攝,到整個晚宴結束已經是晚上十點左右了,工作時間非常地長,而且大家從早開始喝酒,所以整個婚禮其實很混亂,我們在捕捉畫面上專注力就要更集中,精神上真的會有點疲憊。

Roy:這是我們第一次的蘇美島婚禮拍攝,但我覺得比較困難的其實不是拍攝上,而是因為我們當時對於台灣飛蘇美島的班機狀況不太熟悉,在機票預算超標的情況下,我們只好選擇從吉隆坡轉機往返蘇美島。除了本來就是紅眼班機外,我們又遇到吉隆坡機場電腦大當機和航班塞車的問題導致行程大 delay,為了趕飛機我們在婚禮前後都只有睡 2、3 個小時,整個 5 天的行程我們可能總共睡不到 15 個小時,真的身心耗損巨大。

兩位也和我們分享了在馬爾地夫拍攝紀念婚紗的故事:

Roy:這是一對夫妻結婚 25 週年的紀念婚紗,一開始跟我們接洽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來拍攝人的到底是誰,因為整個過程中聯繫人都沒有說明,直到我們到了馬爾地夫才知道他們是中國頂級富商夫婦,排名在富比士全球富豪 250 名以內。

其實對我而言難度真的在新人的身分,他們會比較不管我們的想法,例如說在擺拍上他會希望能迅速解決,然後沒有拍到就算了,而他們在沙灘上舉辦晚宴時,整群朋友都玩瘋了,現場真的很混亂,所以我們兩個就要互相支援,需要補燈時就一個人去補燈,另一個人去抓拍等隨機應變。

Will:他們其實是每年都會到馬爾地夫度假,只是剛好遇到 25 週年,在結婚的時候因為是白手起家,所以當時也沒有拍婚紗照,才提議想要拍紀念婚紗。我自己認為的困難點也是沙灘晚宴,因為在沙灘上跑動其實是很困難的,而且整個場地除了營火外,就沒有光了,所以對焦、移動都很困難,再加上我在轉機時有點水土不服,身體狀況就是上吐下瀉和昏睡,整個非常難受,不過這真的是很特別的經驗,畢竟一般婚禮會服務到的有錢人通常都是富二代,很少能有機會服務到富豪本人。

花嫁:我們發現您時常在 Facebook 上分享婚紗攝影或婚禮紀實後的心得,想知道有沒有讓您印象深刻的一對新人?他們的故事?

Will:一對是彩虹婚禮,而另一對是羅馬婚禮。彩虹婚禮是一對年齡稍長的女同志,其中一位是外企高管,另一位是髮型師,兩位最早是客人和髮型師的關係,高管雖然對髮型師有好感,但一直沒有進一步發展。直到 2016 年瑪丹娜來台開演唱會,當天兩人本來預約好要剪髮,但因為髮型師拿到了演唱會門票,所以就和高管改期了,這也讓高管拿到了髮型師的私人電話,兩人才有機會慢慢發展,因此她們覺得瑪丹娜就像她們的媒人一樣,在她們的婚禮當天,她們也在 IG 上傳了一封感謝訊息給瑪丹娜。

而其實早期髮型師有過一段婚姻,也有一個成年兒子,她對於新的感情其實沒有那麼信任,是直到有一次心情不好到了基隆散心,恰好看到彩虹出現,她才決定接受高管的感情,她們和兒子的關係非常好,整個婚禮辦得並不像一般婚宴,而是舉辦成派對的樣子,邀請的都是彼此很親近的朋友,也沒有傳統婚禮的習俗儀式,就是非常輕鬆愉快的派對。兩人一起歡笑、說出對彼此的感謝等,整場婚禮的深情互動就連我們這些工作人員都因此被感動,對我們來說印象非常深刻。

Roy:而羅馬婚禮是在 2019 年 10 月拍攝的,能夠記得時間是因為這場之後沒多久疫情就爆發,沒辦法再拍攝海外婚禮了(笑),這場的新人是歐洲華裔,男生是在羅馬的華裔第二代,女生是在巴黎的華裔第三代,兩人的婚禮是在羅馬近郊的古堡裡舉辦,而因為兩人的背景,現場充斥著英文、義大利文、法文、粵語和普通話,對我們而言,語言的轉換和溝通變得很困難。但整個婚禮拍攝從早上 6 點多開始到 After Party,整個古堡變成夜店一樣,真的非常歡樂,我們拍到凌晨 3 點多,才跟著他們安排的巴士回去。

Will 也和我們補充羅馬婚禮中他另外兩個覺得印象深刻的事:

Will:其實到了羅馬,我們就想拍羅馬競技場的畫面,但是羅馬競技場本身觀光客非常多,很難找到一個沒有什麼人的地方拍攝,所以新郎帶著我們一起到了當地人才知道的無人景點拍攝,這點讓我們非常驚艷。後來我們在新郎包場的街邊 Pizza 店裡用餐,結果一個沒注意新郎的背包被扒手給偷了,裡面還裝有新郎的電腦和要負給廠商的現金尾款,像這樣婚禮中的突發狀況總是會令人印象深刻。另外一個讓我很印象深刻的是,當天他們有租了幾台復古的麵包車作為交通工具,而新娘在車上換裝時,我們就請伴郎們用外套把車窗遮起來,拍下了這些照片,真的非常有趣。這就是我們喜歡拍攝婚禮,而且喜歡前往世界各地到處挑戰不同類型婚禮的原因。因為不同文化帶給我們非常不同的衝擊跟感受,也留下非常多難忘的回憶,而這些回憶是我們最珍視的無形資產。

花嫁:在疫情之下,婚紗攝影的產業也因此受到衝擊,因為知道您有海外婚紗的服務,想知道是否有受到這次疫情的影響?而您在拍攝企劃或操作上有什麼改變嗎?

Roy:因為去年 2 月疫情爆發,海外婚紗基本上就暫時停下了,也因為這個原因,讓我們有機緣拍到很美麗的台灣。去年第一次帶著新人去花東拍攝,作為看過很多國外景色的我們其實也被震撼到,尤其一天之內就能感受到壯闊的山林與海洋,讓我們覺得台灣真的很美!

其實提到花東的美,多數人只講的出七星潭、太魯閣而已,但花東其實還有非常多絕美景色,這讓我們覺得身處台灣,卻不了解台灣的美有點可惜,因此,我們很希望能帶台灣的新人去一趟花東小旅行,親眼見證台灣不可思議的秘境美景,拍起來一點都不輸給國外。

花嫁:在經營品牌的過程中,有沒有經歷過什麼挫折?如何克服?

Roy:其實挫折每天都會遇到,例如拍不出腦中的畫面、後期圖不夠到位等,而品牌創立初期,也沒什麼人認識我們,我們也花了很多時間跟精力去推廣自己,不過這些都是養分,品牌要成長都不能缺少這些養分,所以正面面對每一次的挫折,記取失敗以後,再重新出發。而且夥伴很重要,能夠有人一起分擔是好的,壓力會變得比較小一點。

花嫁:SW Photo Studio 的特色之一是不會特別標註是哪位攝影師的作品,而是以「SW Photo Studio」整體的名義,當初是怎麼有這樣子的想法的?

Roy:其實這樣的方式在台灣真的蠻少見的,但我們覺得品牌是很重要的,一個人再怎麼厲害,也無法走多遠,必須要一群人互相激勵、討論才有辦法進步。在這個業界大多數都是以某一位攝影師的名字為品牌名稱,外界只會看到某攝影師和他的團隊攝影師,但我們就覺得這樣少了些夥伴的感覺,也覺得好像對客戶不太負責,就像我們在買東西,挑選品牌的時候,我們也並不會去挑選裡面的設計師,因為我們都會覺得它掛上了這個品牌的 Logo,它就應該要有一定的品質。所以我們期許自己是職人精神,給新人最好的照片與最棒的體驗,我們以品牌來代表,讓新人們覺得只要選對品牌,就能有最好的照片與服務。

Will:而這樣的模式其實也是因為我們以前都是拍攝海外婚禮為主,也參考國外同行的作法。我們發現一個攝影師即使再厲害,也沒辦法涵蓋到婚禮的所有面向,尤其是海外婚禮的佔地面積大、活動也很多,一定得是一個團隊的付出與努力,由每一個夥伴的成品去拼湊組合,才能呈現一個最完整的婚禮故事。

花嫁:在官網知道您除了有作婚紗攝影外,也有平面紀實的部分,您覺得哪一個的挑戰度更高?可以跟我們分享兩者間在拍攝上最大的不同?以及您是如何對應新人跟場域之間不斷的變化,以掌握最精準的畫面呢?

Will:其實兩者是不同的壓力,我覺得婚紗在和新人溝通後,其實更依賴攝影師的想法,因為要在拍出新人獨特樣貌的同時兼顧美感,因為許多人對於拍攝婚紗的想法只是:「大家都在拍,所以我也來拍」,但沒有思考過自己想要什麼,而我們希望拍出能讓新人日後會想一直拿出來回味的影像畫面,而不是拍完後相簿只能放在床底下積灰塵。當然在拍攝時攝影師其實需要掌握一定的主導性,要先讓新人們放感到輕鬆自在之後才開始捕捉他們互動的樣子,並隨時根據新人的狀況調整拍攝方式。這個困難的點是執行面,我們要如何捕捉、如何呈現和調整。

而婚禮紀實主要是以紀錄為主軸,因為婚禮本身就是個有流程的活動,所以需要不斷的觀察現場的狀況,有時候用主視覺畫面,有時候穿插旁觀的視角,甚至是幫助現場炒熱氣氛,重點在怎麼用攝影師的角度、創意與美感來敘述婚禮這個故事。而婚禮是無法重來的,錯過的畫面也不會再重現,所以攝影師要時時刻刻都保持著高度的專注力,然後對各種狀況立刻隨機應變。

「其實,拍法沒有絕對一定要怎麼做才是正確,如何跳脫框架很重要。」
Roy 也提到其實他得獎的作品裡,大多數都是在台灣的照片,而這些作品最重點就是要跳脫框架,很多攝影師會對作品有很多既定的印象,給予自己很多框架,覺得應該要怎麼拍才是美、怎麼樣才是對,但其實,只要你的作品是吸引人的,這就是好的作品,所以無須被自己的框架限制住了,持續地設定目標再打破目標,這才會進步。

而兩位老師也和我們分享了如何確定這些精準的畫面:

Roy:其實就是靠經驗,包含每天瀏覽大量的好照片,尤其是大部分的海外婚禮都是沒拍過的場地,所以腦中儲存大量的圖海資料庫,以及長期累積下來的拍攝經驗,對於不同場地的拍攝都會有很大的幫助。另外,就是要了解手中的器材,哪些設定適合哪些場景,這些都很重要,能幫助攝影師們克服任何艱難場地的挑戰。

花嫁:您認為的幸福是什麼?您對『美』的定義是?

Will: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獨特性,不用想要去模仿別人,而是要發掘出自己與眾不同且迷人的地方。新人可能很在意他的服裝造型是否完美,但是對攝影師來說真實的情緒才是我們最想要捕捉的。我們拍的不只是新人的白紗華服,我們更渴望能拍到的是他們的自在互動和真實情緒,表現出他們真實的自己,我們希望拍的是新人戀愛中的模樣,沉浸在愛情裡的每個人都是幸福的、也是最美的!

Roy:我一直覺得「有自信」就是美,很多新人會很在乎自己的小缺點,但我覺得只要新人們全心投入、享受這個拍攝婚紗的過程,出來的成品是會影響到你覺得自己美不美的狀態,所以我總是告訴新人們拍攝婚紗的時候他們就是最好看的,不要被其他想法顧慮到,而壓抑了自己,最後的成果他們都會很喜歡,也覺得「原來我這麼好看」。

在最後,我們也邀請 Roy 和 Will 跟我們分享 SW Photo Studio 下一步的最新動態:

Roy:首先要謝謝你們,疫情大家都辛苦了,但我們還是一樣,儘管暫停了攝影工作,還是在精進自己的後期或拍攝技術,希望每天都能進步一點,能帶給新人更多厲害的照片與美好回憶。攝影的世界很大,我們還有很多很多需要進步的地方,我們會一直努力挑戰這個世界,也會努力透過得獎讓全世界知道我們的家鄉──台灣。

採訪後記/
在和兩位老師們的採訪過程中,感受到老師們對於攝影的執著與堅持,也從中激勵到了自己,在小小的台灣裡,有著不輸國外的壯麗美景,也有著不輸國外,努力付出、努力挑戰自己的人們。

Photo credit:SW Photo Studio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電影之中女主角的造型總是大家關注的焦點,而其中的婚紗款式也是許多新娘們在籌備婚禮時會關注到的重點,除了之前編輯跟大家分享過《新娘大作戰》裡出現的 Vera Wang 婚紗以外,此次,《花嫁》要來為大家盤點電影裡美到讓人想嫁的婚紗款式!
疫情期間人人都要戴口罩才能出門,而婚禮自然也不例外,不過身穿絕美嫁紗的新娘,帶上一般的醫療口罩感覺好像有點違和,所以許多品牌開始為新人們設計既實用又能搭配禮服的口罩,讓婚禮整體看來更加完整且動人!
「在一定的距離之下,帶給新人們有種朋友的陪伴、能輕鬆愉快的心情一起出遊、毫無拘束讓他們做自己。」這是 Life Vision Studio / 美式生活婚禮婚紗攝影工作室的主理人 Luke 對於拍攝婚紗、婚禮的堅持,用最自然、自在的方式,讓新人們帶領著他一同擷取最珍貴美好的畫面,成為永遠都難以忘懷的美好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