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嫁專欄】心靈的花嫁修業|表達真實感受的翻譯力

「花嫁修業」一詞始於日文,意指女性在結婚前,為了成為優雅、能幹的主婦,而學習婚姻所需的技能。古代的花嫁修業可能是茶道、花道等等,現代則更傾向於烹飪、整理、裁縫等更務實的課程。 現代離婚率節節高升,婚姻這麼艱難,那做好準備的「花嫁修業」確實有其必要。只不過我會說,身心靈視角的「修業」不限定男女,也不是學習家務,更不必先有伴侶。而是追溯回源頭,調整成吸引「幸福婚姻」的頻率,無論最後有沒有走上紅毯,都會是最好的結果。
分享:

我曾經在很多場合聽到女性嘆息:「我男友/老公都不懂我。」而另一方面,我也因為心靈工作的關係,很常聽到男性跟我抱怨:「她到底在生什麼氣?」

都說因為男人理性、女人感性,才會有這種落差,其實我覺得這句話只對一半。就我的觀察,男女生都有理性面和感性面,只是社會氛圍鼓勵男人理性,認為這是「像個男人」的表面;女生感性、情緒化可以被接受,甚至可以討到伴侶/長輩/同儕的寵愛(你想想看,一個閉嘴不講話,只是任性地哭泣的男人和女人,誰被別人哄搓說「好好好,別哭,你說什麼都好」的機率比較高?前者沒被霸凌就不錯了。)

男人與女人之所以會走向兩個星球,追根究柢是因為都想被愛,才各自走向性別鼓勵的那一邊──也因為這樣的距離,讓彼此的鴻溝越來越深。

有一次一位女性朋友跟我說,他和男友吵架,原因是男友出了一個月的差,回台灣第一時間竟然不是直奔她家,而是先回公司整理業務,又直接回家睡了一覺。女友等了一個晚上想等他至少來通電話,男友卻悄聲無息,她氣炸了,第二天開始已讀不回,對方追問幾次妳怎麼了,她才冷冷地說:「你昨天幾點回家的?」「你都沒有想過我會等你嗎?」甚至說了重話:「算了,我就忙我自己的,至少工作不會辜負我。」男友在這句話之後,打來了幾通電話,她都不肯接了。

朋友跟我起這件事時,滿臉盡是又氣又傷心。我當然能理解這種憤怒,換作是我也會覺得對方沒心,枉費我等了你這麼久。但另一方面,我卻狐疑對方有沒有接收到她的氣點,畢竟我也出過差,扛著工作壓力出國都是嚴重的身心耗損,台灣又有堆積如山的待辦事項,第一時間先回公司處理也算情有可原。

「但他沒有這樣跟我說啊!如果講一聲,我不會不能接受,重點就是他沒說!」
「恩恩,原來如此,那妳有跟他說妳為什麼生氣嗎?」我問。
「他應該自己要知道吧!為什麼我要跟他說?」

朋友講完這句話,自己一呆,接著又忍不住自我解嘲起來:「對耶,我期待他要知道我的感受,自己說出口;但我卻什麼都不想說,他就要自動明白我心裡在想什麼。」

這樣調侃自己一番,朋友也就釋懷了一半。幸好這個朋友是有覺察力的,但是換到一般的情侶,或許就沒這麼幸運了。如同一開始說的,社會上鼓勵男人用理性思考,在這樣的情況下,「回台灣先跑公司處理工作」就是屬於他慣用的邏輯,很難想到別的可能,也認為女友應該要了解;而在同一個社會下的女人,卻是能被允許情感流露的,加上她並不是承擔出差壓力的一方,因此「回台灣應該先想到我」,就是屬於她的邏輯,也認為男友應該要懂她的思念。

這兩個邏輯都沒有不對,只可惜許多男女都栽在這裡。除了「他愛我就應該要懂我在想什麼」的情感期待,又加上了傳統意識裡認為「理性」才是對的,「感性」是錯的,於是該說出口的感受沒說,又或者不願意說,免得劈頭就被「理性霸凌」──怎麼這麼不理性,這麼無理取鬧?

心靈的花嫁修業|表達真實感受的翻譯力
我在《有些情傷過不了,是因為你還不夠懂自己》裡寫過一句話:「伴侶不是神,只是沒有讀心術的普通人。」

「把話好好說出口」是需要練習的能力,最難的不是表達,而是內心要通過諸多尷尬,說出口沒面子,說出口顯得自己氣量狹小,說出口就顯得自己太在乎,說出口,就要承受可能會被奚落嘲笑的風險。而說出口,要怎麼說,才能讓對方完整接收到,而不是激起另一番口舌?這就是「翻譯力」的藝術。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鐵肺型創作歌手Vita張芮菲,自出道以來嘗試創作多種音樂風格,疫情期間雖然一度中斷餐廳駐唱工作,但始終從未放棄熱愛的歌唱事業,為延續更多的音樂夢想,與同樣來自多元族群的朋友,一年前組成Black Goodie黑古蒂樂團,以充滿靈魂與力量的音樂曲風,感動了一票死忠歌迷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