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麗絢爛的花朵之下的藝術家──蜷川實花

若說在台灣提到日本攝影師,大概多數人都會講到「蜷川實花」,2016 年台北當代藝術館舉辦了一場蜷川實花展,當時人山人海、排隊入場的場景記憶猶新,到底蜷川實花有什麼魅力,讓大家寧願排隊等上 2、3 個小時都要一睹她的風采呢?
分享:

從小就浸淫在表演藝術世家的蜷川實花,父親是知名導演蜷川幸雄,母親則是演員兼刺繡家真山知子,蜷川實花在高中時就在二手店買下了人生第一台相機,在二十出頭的年紀就陸續在《寫真 3.3m² 展》和《Canon 寫真新世紀》等攝影獎中受到肯定,最重要的里程碑,就是 2001 年在號稱是「日本攝影界中的芥川賞」的木村伊兵衛賞中獲獎。

「這就是當一個人設法包容這個世界、設法讓自己融入這個世界時才會展現出的本質。」──蜷川幸雄
蜷川實花的初試啼聲之作其實不是大家所熟知的絢爛花朵與華麗色彩,而是自拍像,將自己重新調整,回歸內心寂靜的沉澱,沒有任何偽裝或包裝,只有最本我、赤裸的自己,也是讓人第一次觸碰到她的真心,其實她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刻意商業,而是有所期盼。

「自己就像植物一樣,我很喜歡小蟲或蝴蝶停在花朵上面的片刻,……那一剎那,所有物體的輪廓是模糊的,事物的界線變得有些曖昧,那個瞬間就是我變成花,花變成我的感覺。」
蜷川實花將鏡頭轉向外頭時,她會盡可能地以俯瞰的角度思考,盡可能地觀察到最細小的部分,對於她來說一切都是物我合一,並無不同,所以她在拍攝他最熱愛的花朵、金魚、蝴蝶和昆蟲時,她會將鏡頭放大到更微距,儘管變形、儘管只能判斷出色彩,這樣走調的高彩度圖片,就是她心中想呈現的風景。

「生命的姿態是如此地無情而耀眼。然而,新生命仍前仆後繼地誕生,同時,也一天一天地邁向死亡……,這日復一日令人無感的日子,我仍得奮力地活下去。」
蜷川實花的濃烈不僅只在甜膩的五彩之中,在暗黑之中,她對於生命的美學,只是在眩目過後留下的一陣一陣的空虛與窒息,但這種從濃重作品中透出的孤獨,也是因為知道一切會曲終人散,所以拚命抓住什麼、脫離什麼,希望能得到救贖的力量。她極端繽紛也極端黑暗,這樣的浪漫,就是她的魅力。

「其實我只是準備了一個類劇場的舞台,再加上一點點妄想,通過這個馳騁著想像的妄想劇場,誘發出拍攝對象原生質素的釋放,既不諂媚拍攝對象,同時又能將其魅力徹底展現。」
蜷川實花其實不只拍攝花卉,還有許多偶像明星的宣傳照、大片、寫真集和 MV,甚至也身作導演導過《惡女花魁》、《惡女羅曼死》、《殺手餐廳》和《人間失格:太宰治與他的 3 個女人》,透過鏡頭將每位明星、演員的魅力與特質顯現出來,透過她擅長的花卉與色彩,將故事中的落差感與對比深刻做出,展現專屬於她能做到的影像敘事。

Photo credit:Air Asia 官網

「我要讓人們在其生活周遭都能輕易地取得『真正的藝術品』。」
蜷川實花在 2015 年發表了她的自創品牌「M / mikaninagawa」,將自己的藝術創作商品化,小到設計一個口罩,大到裝飾一架飛機,或和其他品牌聯名推出服飾、衛生棉等,她的夢想是征服世界,只要能將作品接觸到人們,她都會設法將自己融入其中,儘管受到許多評論家的批評,她也沒有因此凌亂她的腳步。

Photo credit:GU 官網

Photo credit:elis 愛麗思

蜷川實花將一次又一次的華麗綻放在所有人面前,但其實這些美麗都是脆弱的,而這些一季又一季的反覆與重現,都是她對於生命和生存的反思與訊息。

Photo credit:蜷川実花 Facebook、MIKA NINAGAWA 官網、Air Asia 官網、GU 官網、elis 愛麗思

分享:

You may also like

鐵肺型創作歌手Vita張芮菲,自出道以來嘗試創作多種音樂風格,疫情期間雖然一度中斷餐廳駐唱工作,但始終從未放棄熱愛的歌唱事業,為延續更多的音樂夢想,與同樣來自多元族群的朋友,一年前組成Black Goodie黑古蒂樂團,以充滿靈魂與力量的音樂曲風,感動了一票死忠歌迷的支持!